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德姬)我的小学生文笔,情节推进快,请大家自行脑补

algae:

注意!超短篇幅!
姬子有个小秘密,她喜欢德丽莎。最爱干的事看学院长语无伦次地对她发怒。为了掩饰自己的小心思,她总是带野男人回家。
这不是个寒冷的夜晚,但是泡温泉还是一大享受。


在雾气缭绕的清水池中,那一抹孤寂的红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捧起一瓢水,又任它们从手指的缝隙间跌落,在水面上荡起涟漪。她偏着脑袋倚在布满青苔的银烁石上,看这两朵涟漪沿着环形散发,最后彼此跌宕。它们最后还是会在彼此间产生间隔的吧……
“无量塔·姬子!”
红发女子从臆想中惊醒,打量着面前白发的萝莉。红晕从她的面颊蔓延着,与银白的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身酒味更是与她的外表年龄截然不符。
“经过芽衣与kiana共同的上书建议,世界第一可爱的学院长我决定向你坦白!”
“我喜欢你!姬子少校!”
姬子慌忙接住因不胜酒力倒下的学院长,片刻之后,她的嘴角一弯,露出魅惑的微笑。晚安,我的世界第一,谁都别想抢走你。她俯下身子给予了熟睡中的学院长温柔的一吻。
身后的涟漪渐渐交融在了一起。大千世界的奇迹,总是使人绝处逢生。
fin

后记:比较冷的一对cp,性格差很大,但我很喜欢。本篇描述时,少女们赤身裸体,为了不让lofter屏蔽我,请诸位自行脑补。最后姬子要照顾好我们最可爱的世界第一哦!所以,加油啊!姬子大人!
文末大喊大伟哥!大伟哥!
老铁,面基va?

德姬)我的小学生文笔,情节推进快,请大家自行脑补

algae:

注意!超短篇幅!
姬子有个小秘密,她喜欢德丽莎。最爱干的事看学院长语无伦次地对她发怒。为了掩饰自己的小心思,她总是带野男人回家。
这不是个寒冷的夜晚,但是泡温泉还是一大享受。


在雾气缭绕的清水池中,那一抹孤寂的红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捧起一瓢水,又任它们从手指的缝隙间跌落,在水面上荡起涟漪。她偏着脑袋倚在布满青苔的银烁石上,看这两朵涟漪沿着环形散发,最后彼此跌宕。它们最后还是会在彼此间产生间隔的吧……
“无量塔·姬子!”
红发女子从臆想中惊醒,打量着面前白发的萝莉。红晕从她的面颊蔓延着,与银白的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身酒味更是与她的外表年龄截然不符。
“经过芽衣与kiana共同的上书建议,世界第一可爱的学院长我决定向你坦白!”
“我喜欢你!姬子少校!”
姬子慌忙接住因不胜酒力倒下的学院长,片刻之后,她的嘴角一弯,露出魅惑的微笑。晚安,我的世界第一,谁都别想抢走你。她俯下身子给予了熟睡中的学院长温柔的一吻。
身后的涟漪渐渐交融在了一起。大千世界的奇迹,总是使人绝处逢生。
fin

后记:比较冷的一对cp,性格差很大,但我很喜欢。本篇描述时,少女们赤身裸体,为了不让lofter屏蔽我,请诸位自行脑补。最后姬子要照顾好我们最可爱的世界第一哦!所以,加油啊!姬子大人!
文末大喊大伟哥!大伟哥!
老铁,面基va?

【崩坏3】名字没想好【……

一只粉丝渺:

八重樱X德丽莎,不分TP


副CP乱炖,什么都有,贵圈真乱【。


CP洁癖请回去肝游戏。




------------------------------------------------------------






少女有时候也会回想起以前的事。


信浓的春野像是一夜之间就开满了樱花,溪流里荡漾着整个春天的暧昧。修女摘下了头巾,对着她笑,白色的头发总让她以为是天上的云编成的。明明是比体格大太多的十字架,修女却能轻而易举背起来。她也许一点也不像个温柔的女人,会把犹大插在地上,会用光矛杀死所有的怪物,喜欢吃巨大的饭团,感慨这里的腌菜比祖国的炸鱼好吃。


但是八重樱知道,卡莲是温柔的。


卡莲不同于凛,不是一种宛如细雨落花一样的、娇柔的温柔。相反,卡莲的温柔来源于她的强大。甚至于八重樱经常会恍惚,卡莲在封印自己的时候,那种蛮横的攻击力,有一瞬间的迟疑,是不是也来源于这种温柔。


属于强者的、带着保护与不容置疑的态度的温柔。


 


德丽莎与卡莲相似却又不一样,譬如说接吻的方式。


德丽莎都四十多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仗着自己的身体永远保持十二岁,胡作非为。她喜欢无尽的索取,喜欢用幼小的嘴唇和舌头细细扫过八重樱的每一寸,喜欢问她想的究竟是谁。于是八重樱也很诚实,报出的还是卡莲·卡斯兰娜的名字。


德丽莎应该生气,却又不应该生气。都知道她是卡莲的复制人,她们本该是一个人。虽然崩坏兽的基因可能影响了智商,至少在外表看来,她们没什么两样。


所以她选择用别的方式发泄愤怒——比如说强行将膝盖顶在了八重樱的双腿之间,强行将她按在床上,强行把粉白相间的巫女服脱掉,亲吻她的胸脯。八重樱似乎很包容,对于她每一次的乱来都保持着接纳一切的态度。德丽莎常常分不清这是无所谓还是爱屋及乌,于是更加肆无忌惮。


八重樱提醒她:“这是芽衣的身体。”


德丽莎不回答,舌尖正好落在了某个敏感点上。八重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叫出声,毕竟琪亚娜还在隔壁吃甜点。于是她低沉呻吟了两声,代表一句算你厉害。


萝莉修女觉得自己阴谋得逞,仿佛万圣节拿到糖果的小孩。她赞许地将舌尖在那一处打了个转,随即更加放肆。八重樱实际上不喜欢这种前戏,尽管做过很多次,她仍旧觉得还是五百年前卡莲的温柔比较适合。


 


只是德丽莎会在所有地方提醒她,现在和她上床的人是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不是卡莲·卡斯兰娜。管他的,只有傻子一样的奥托才会经常恍惚于两人是否就是同一人。


八重樱顺手揉了揉德丽莎的白毛,当作鼓励。德丽莎似乎并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虽说自己实在太矮,无可奈何。


她们没管草履虫在隔壁吃东西吃的正欢,估计是觉得来一发也要不了多久。总之,琪亚娜敲门的时候,德丽莎与八重樱正好穿好衣服,装作刚刚开了个小型会议。


八重樱用眼神告诉德丽莎,下次我先。德丽莎不置可否,把摸不着头脑的琪亚娜赶回去复习,威胁她再不及格就不能和芽衣在一起。琪亚娜总算慌慌张张跑回去,一个房间只剩下德丽莎与八重樱,外加冷而明亮的电灯。


 


八重樱刚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她并没有完全习惯这个500年以后的世界。然而她还是在想,每次这种事后,是不是该配一根烟。按理说这种事应该询问姬子,但总不能跟姬子说,你好,我跟你家学院长干了点什么事,我们事后很尴尬,怎么办。


她可不想吃一套融核爆裂。


最后是德丽莎打破了平静:“要不要去看看琪亚娜留了什么吃的?”


八重樱:“就算留了也是打包给芽衣了。”


德丽莎摊手,表示你说的对,于是继续陷入了沉默。


修女坐在床沿,两只脚晃荡不停,试图缓解焦虑。隔了半天,她才说一句:“下次任务要不要一起?”


八重樱望着灯光,似乎是想了想,又像是完全没有过脑子:“看舰长的意思了。”


德丽莎忽然有些失落。


八重樱又补充道:“不过我会跟舰长说,和你一起的。”


德丽莎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似乎在窃喜,又像是插下去一个犹大瞬间消灭了所有的心意。她总想不自觉摸一摸背上的圣痕——代表八重樱存在的那玩意,但独独在这个巫女面前,她不想这么做。


她只好躺下,翻了个身裹好被子,迅速在被子里脱光修女服丢出去,假装不在意地说:“关下灯。”


 


八重樱好像笑了一下,德丽莎听不真切。巫女还是去关了灯,然后转开门把手。只这一点动静,她就听到了德丽莎犹疑的声音:“……先别走。”


八重樱问:“万一琪亚娜想芽衣了呢?”


德丽莎说:“她要熬夜复习的。”


八重樱似乎才恍然大悟,却故意问她:“那你的意思是?”


德丽莎把头蒙在被子里:“陪我。”


 


八重樱挪进被窝的时候已经夜深,德丽莎还是蜷成了一小团缩在被窝里。猝不及防地,八重樱从背后抱住了她,德丽莎忽然觉得自己心跳骤停。


八重樱:“你这样真是少见。”


德丽莎却嘴硬,假装自己毫无反应:“因、因为降温了嘛!你现在回去,要打扰琪亚娜学习的!”


八重樱“哦”了一声,身高差让她方便地用双腿缠住了德丽莎。德丽莎总觉得哪里不对,想反抗一下,只听八重樱说:“你脚冷,我替你暖一下。”


于是德丽莎乖乖不动了。


 


窗外还有月光,总让德丽莎回忆起塞西莉亚。只不过塞西莉亚走了太久,旧情都消磨在了时光中。她从未像这样触碰过塞西莉亚,可是她总觉得,如果是塞西莉亚的体温,也许……?


不,不会的。并不会比这更温暖。


她竟然脑中忽然浮现了这个想法。


 



茧——秋

予兮:



“嘟——”
“喂,你好。”
“你好……是我。我回来了。”

高二的王如瞳是学弟妹甚至学长姐(神经油渣)眼中的民乐大神。

一次民乐与西洋乐的斗琴,打破了次元壁,让“千指大人”的称呼从二次元延伸到三次元。

高三的郑有恩是西洋乐出了名的高岭之花,骄矜有度的小提琴首席。

一次民乐与西洋乐的斗琴,移走了走廊的铁栅栏,让“郑首席”的名号在民乐系也响亮了起来。

虽然承认自己输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郑有恩觉得,看在那个弹古筝的人的份儿上,她可以宽容的对待“输给大人的西洋乐小提琴首席”这个称呼。

——起码,克制住用琴弦勒死民乐的学弟妹的心。

郑有恩愤愤不平的在琴房里想,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个前缀改了!

下意识的就对王如瞳多了些关注。

比如……经过一下民乐的琴房,隔着玻璃扫一眼里面的古筝摆的是否端正。

顺带……

看看里面的人投入得弹奏的样子。

王如瞳近来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有道过分灼热的目光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即便是全身心的投入新的曲子的练习,她也能感受到外界的状况。

算不上干扰。

这种感觉就像是……

逗猫?!

恍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单词,让王如瞳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所以,

她是那只,被逗的猫?

千指大人表示这种体验很神奇。

高三的生活,即便是音乐生,也依然是忙碌的。

郑有恩的老师建议她出国,这几乎是所有西洋乐学生最后所追求的了。

英语对每年暑假都要去意大利待上两个月,跟着母亲的朋友学习小提琴的郑有恩而言,算不上难事儿。

毕竟,意大利语的基本交流她都被迫学习了。

语言环境真的很重要……

不过,数学一直是她的弱项。

所以练琴外的时间她基本都要去校外补数学,路过民乐的次数也随之锐减。


补完数学已经是十点半了,郑有恩背着书包,拎着舍友指名要吃的甜点走在人行道上。

突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干净利落的动作。

郑有恩抬头目测了一下学校的围墙,差不多有三米高了……

王如瞳下意识的侧身看了一下路旁的人,很小一只,还好,不是教导主任。

怎么……有点眼熟?

齐刘海,黑长直,她们学校的校服,西洋乐的款式,小皮鞋。

卧槽,郑有恩?!

王如瞳低头和郑有恩的视线对上了。

“打量够了?”郑有恩皱眉。

“呃……”

“还不走?小心教导主任过来。”郑有恩不等王如瞳解释,背着包走了。

王如瞳站在原地,挠挠头。

没想太多,她得赶紧,专门让老板给她们留的烧饼,过点了就卖给别人了。

“啧,大人果然是神人。”陈惊咬着烧饼,夹着烤肉,吃的油光满面。

一把按住油渣的筷子,夺走最后一块五花肉:“你吃羊肉卷去,连墙都翻不过去,要不是大人哪儿有烧饼吃。”

说完,陈惊狗腿的把五花肉夹到王如瞳盘子里。

第三次在围墙下遇到后,郑有恩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个,郑有恩。”

正准备离开,她被喊住了。

“叫学姐!”

王如瞳笑了笑。

郑有恩发誓,她看出来那个人眼睛里对她俩身高的比较!

“有恩,你每天晚上都补课吗?”

这人眼睛真好看。

咳!

“啊,一三五。”郑有恩回过神。

于是王如瞳提出了不情之请,翻墙对她而言,也并非易事,尤其最近教导主任管的越来越严格了。

“喊学姐我就帮你们带!”郑有恩耿耿于怀。

“好,那以后就拜托学姐了。”王如瞳笑了,眉眼弯弯,路灯下,显得眼睛里格外星光熠熠。

第三次背道而驰,第一次有了交集。

接触多了,交流也多了,郑有恩自然而然知道了民乐这群人在干什么。

时而是让她去后街买丸子肉卷素菜,因为她们要吃火锅;时而是老张家的烧饼,因为配烤肉和陈惊妈妈做的卤味很好吃;时而是赵记的高汤,因为她们想吃挂面……

次数多了,陈惊首先觉得不好意义,毕竟不熟,于是王如瞳顺势提出了邀请郑有恩一起的建议,获得了一致同意。

郑有恩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但高三实在辛苦,婉拒的话在嘴里转了转,看着王如瞳,她还是换成了点头同意。

知道她补习的是数学,陈惊没心没肺的说:“郑首席,我和你说啊,你以后把东西带来,然后就让大人给你讲会儿题,等弄好了能吃了,我们喊你。大人的脑子简直神奇,高三的卷子,我都是找她问。”

郑有恩不由得莞尔,侧过身,看着王如瞳。

王如瞳耸耸肩,一副轻松的样子,看着还真的,挺欠揍的。

高考结束,郑有恩出国,王如瞳高三。

一年后,郑有恩进入乐团,王如瞳去了北京。

刚开始,两个人还能断断续续的保持着联络,后来,换了几次号码,慢慢的,就少了联络。

其实不是不想,郑有恩披着毯子,坐在阳台上,看着星星。

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很早的时候,就觉得了。

她不只是简单的欣赏一个对手,不是像欣赏王文师哥那样欣赏王如瞳,但王如瞳是。

所以,没了联系,其实是好事。

26生日过后,郑有恩收到的请柬数量明显比往年的多。

今年尤其凑巧,大家都凑到了7到9月结婚,郑有恩决定回国顺便度假。

看着陈惊寄来的请柬,郑有恩哭笑不得,她忽然发现她没有陈惊的联系方式,陈惊也没有在信里提到。

辗转几个人,拿到了陈惊的联系方式。

下了飞机,郑有恩掏出手机。

“嘟——”

“喂,你好。”

电话那端的声音明显不是陈惊的。

“你好……是我。”郑有恩有点懵。

“嗯,是你。”

是王如瞳!

“我回来了。”郑有恩好像很是兴奋的笑了笑,“王如瞳吗?你在哪儿啊。”

“你出来就能看到我了,陈惊太忙了,派我来接你。”

阳光真好,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泾渭分明的四季,和秋日里的暖阳了。

不是城市的缘故,而且缺失了那些心思。

旭阳正暖,此间故人。

一路上,两个人说了不少,交换着信息。

下了车,直到坐到了会场里,郑有恩才觉得有些真实感。

看到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候,郑有恩突然就被感动了,王如瞳坐在一旁,适时的递上了纸巾。

陈惊敬酒的时候看到郑有恩的样子,惊讶的不得了,没心没肺的笑着:“哎呀,首席,我的婚礼你就这么感动,大人结婚的时候,你得哭成什么样呀!”

“你要结婚?什么时候?”

郑有恩承认自己在听到的时候心里抽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收拾好情绪,问话的时候语调分外平稳。

“嗯,还没定,估计是年底吧。”王如瞳的语气少有的不好意思。

“真好。”郑有恩笑着,举起酒杯。

两个人轻轻碰了下酒杯,笑着喝完了最后的那口酒。

郑有恩回意大利了,陈惊问王如瞳:“怎么突然决定要结婚了?”

王如瞳抬头看着天空中飞过的飞机,笑着说:“我想见见她了。”

所有的情绪,在那句话说出来之后,都散去了。

飘荡在空气里,缠绕着记忆中的细枝末节,包裹成茧,尘封多年。

【妮姬】何为成长-

怡酱:

  西木野真姬总是被矢泽妮可称为“不懂事的小孩子”,小真姬很生气,气呼呼的抱着圣诞老人送给她的礼物理直气壮的说:“我可是被圣诞老人祝福的人哦!”


  她火红的脑袋立刻被矮了半个头的小前辈一个爆栗伺候,紫罗兰色的瞳孔立刻罩上水雾,抬起头生气气。


  双马尾前辈心软怂!掏出似乎是一直备在口袋里的小西红柿一股脑往真姬嘴里塞:“哎呀,小孩子总是需要前辈照顾嘛~”


  “……”
  “……”


  委屈的眼泪掉下了,这真是个男默女泪的故事,小真姬鼓着慢慢一嘴的圣女果嚼嚼,口齿不清的“那一或嘞?一位哇搞奶唔嗯嗯。”


  红着脸吧唧吧唧的吃吃,小真姬怎么会不傲娇呢?她悄咪咪的准备转过一头红的脸来品味妮可酱喂的小西红柿!


  但是吧,小前辈的小西红柿一口气喂的太多了,嘴角还是有红色的果汁在脸酸酸的情况下滴上了锁骨,小真姬开启哭唧唧模式!


  马尾瞬间手足无措,并且在鼻血涌出瞬间吻上真姬,在意识到自己应该傲娇之前,心里被“酸酸的”“香香的”两个词霸屏。


  其实今天小真姬是来跟小前辈讲道理的“你能不能少收一点那些死肥宅的情书啊!”“你能不能来稍微注意注意我啊!”当然这些满满散发着醋劲的酸溜溜的话,小真姬还是说不出口的。


  所以整个人都是酸味儿的吃小圣女果还哭唧唧了,还和小前辈kiss了,刚才还哭不啦唧的小红毛挂着一脸泪水以及嘴角的圣女果汁瞪大眼睛,心态爆炸是什么?她已经原地核导弹爆炸了。


  “妮可亲!小鸟叫我来给你送衣服样本喵!”凛一脚踹开门并欣赏了令小天使堕落的一幕……两张贴在一起沾满血的脸,真姬凌乱的白衬衫上可疑的淡红点点……


  “双十一你们怎么能欺负单身狗呢喵!”


  凛生气的喊了一句拽着小花阳走了


“花阳亲凛酱也要亲亲喵~”


可委屈了小凛酱呢


懒惰的要死的小怡酱的双十一贺文
很好小怡酱要回圈啦
感谢支持


嘛,我回来啦!

【灯刀】胭脂刀(R20)

北朔死了:

有基因交流描写,还有轻微血腥情节。
略黑暗,慎入。全文评论链接。
节选:


兵器合该残暴,又应当恋战又嗜血。
一把好的兵器,该是杀戮者或者浪子的情人,活的肉体一样热气腾腾又难握;有时又必须冷的,是云动寂静时飞鸟的破鸣,月色涌起时毒蛇的吐信。
而这一切都隐于黑木金漆的鞘中,美貌不过将它打磨得锋利又见血封喉。
雪雾蓬松的枯萎枫林外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喝酒。还有马车隆隆行驶过夜里。
而妖刀姬和他们不同。
她不会醉在雪地里,也从不出声。
这样就不会靠近他们。
只有在杀死什么人后,在落满雪花,漂浮着薄冰的溪水边洗掉凝固在刀刃上的血时,她才会抬头,看那些在暮色篝火里跳狩猎舞的杀手们一眼。
妖刀姬看着他们跳舞,手中的动作就不知不觉地停下来,她想兴许他们和她一样背着太刀走到天那边的雪地去。
雪地尽头有盏青碧色的灯,幽幽一如秋日中快死去的萤火。又像什么温柔的目光,抚摸着她疼痛的眼睛。
她喜欢那只眼睛一样的灯。
灯挂在塔一样黝黑的楼上。
冻僵的女人背着胭脂色的刀一把掀开帘子,淡青色的竹帘上的一对鸳鸯受惊般飞起又分散,满座玄色衣裳在酥油灯底下一片寂静。
他们看着她睁着消融冰雪的金色眼睛一头撞进来,而位置永远有人为她留着。
她踌躇了一下,抱着血淋淋的刀坐在尊位。那些浑身裹着毛皮的雇主就呼喝起来,粗犷又豪迈地迎接这个胜利者,与夜色的降临。
他们笑着说妖刀,你是个女人,怎么会做这个行当?
这么利索就提着人头回来,不会是哪个小子甘愿送你的吧。
妖刀姬便瞬间显了怒容,束发的红绳也簌簌抖动,问是不是想试试她的刀。
她挥舞刀锋时,白生生的脖子和大腿,红艳艳的嘴唇和指甲被刀面照得凶狠又妩媚。
那帮大老粗倒也不在意,反而笑得更大声。
妖刀是最美艳的兵器。
既然都可以砍下头颅,那自然是挑最漂亮的那一个。
他们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有这样好的一把刀。

【princess principal】[安洁X夏洛特]惩罚(啊18)

流连: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保守秘密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说谎,身为间谍,这也正是她们所擅长的。

行走于黑暗与危险边缘,隐藏自身气息,在无数个日夜里穿梭辗转。通过伪装成不同面孔去与目标人物接触,从而获得有用的情报。这就是她们的工作。

自诩亲手制住的敌人不在少数,被她用美丽谎言欺骗过的人更是不知凡几。

然而——

从未想过这样的自己竟也会迎来无法反抗的一刻。

亦或者,是不想反抗……

「安洁……唔嗯……」

那是如今的她所拥有的名字,而眼下,自己却在用这个名字呼唤着另一个人,一个和她有着相似容颜的金发少女。

不同于那些可有可无的代号,这是背负了两人命运,属于她们共同的名字。

「夏洛特……」

自上方传来轻柔的低唤,相似的灰蓝色瞳眸变得越发晦暗深邃,像暗流涌动的漩涡,一不小心跌进去,便会万劫不复。

空气中弥散着暧昧气息,炙热焦灼,仿佛一丁点火光便能燃起熊熊烈火。

细碎的吻轻柔如羽,遍布颈间白嫩肌肤,气吸交缠间,残存的理智令她忍不住回想起整个事件的经过——



下文: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2616352008492

【卡蓮x八重櫻】再會

櫻月之歌:

食用前需知:(由下至上)
→沒頭沒腦、個人設定
→隨意向、半對話流
→OOC有



吧嗒吧嗒吧嗒(跑步聲)

???:哈、哈、哈、哈……

???:你不用這麼急也行的。

???:我知道,但是、抱歉…

???:沒關係。畢竟本來就沒有想過會有再見的一日,卻就忽然間聽到這消息,換作是我都應該會這樣的。

???:我現在都是有點在夢中的感覺…

???:但你現在正在跑著呢。

???:哈哈,也是呢。

???:前邊轉右,直跑會去了主艦橋的。

???:呀、唔…還是不太適應這複雜的道路呀…

???:但是之後不是由你帶領她到處走一下嗎??

???:……由我嗎?

???:不是由你嗎?

???:……

???:你在擔心?

???:…說沒有什麼的,怎都不可能吧?

???:但是所有的東西都是要在到來的一刻才知道吧?

???:哈…感覺芽衣你變壞了。

芽衣:彼此彼此吧,櫻。前面就是了,我就不打擾了。

櫻:……

哈、呼…
哈、呼…
哈、呼…

咚咚(敲門聲)
喀啦(推門)

櫻:打擾了。

櫻:呀……

???:呼…呼…呼…

櫻:…什麼嘛,竟然睡著了。

櫻:虧我還這麼著急跑過來,竟然睡了…

櫻:哈…放鬆下來之後好累…(坐在???旁邊)

(補充:睡在上半身斜躺的那種床上。)

櫻:……

櫻:……Kallen(卡蓮)。

Kallen(卡蓮):嗯…

櫻:醒、醒了嗎?!

Kallen(卡蓮):呼…呼…

櫻:……哈~~變成笨蛋一樣呀…

Kallen(卡蓮):嗯…笨蛋…

櫻:…卡蓮你變成學舌鳥了嗎?

Kallen(卡蓮):呼…呼…

櫻:我也休息一下好了…
喀啦(推門)

???:嗯?

???:還在想為什麼這麼久都沒回來,原來是睡著了呀。

???:罷了,讓她們再睡多一會吧。

喀啦(關門)

Kallen(卡蓮):嗯、嗯唔…

Kallen(卡蓮):這裡是…?

Kallen(卡蓮):嗯、手被捉著了…

Kallen(卡蓮):……好熟悉的狐耳朵。

Kallen(卡蓮):…櫻?

櫻:嗯…

卡蓮:…傻瓜,不用在這裡等我的。

櫻:嗯…

卡蓮:看上去是夢話呢…

櫻:……

卡蓮:おまたせ、ただいまだ、桜。(久等了、我回來了,櫻)

(手被緊緊捉著)

櫻:。。。おかえり、カレン。(歡迎回來,卡蓮。)


ーおわりー


其實我重點是想寫最後兩句…吧?
一小時速寫/

就是要捣蛋

不确定性的C先生:

  "汪曼春。"


  汪处长停下正在穿衣服的动作,衬衫松垮的贴在她曼妙的身体上。


  "我还有事。"


  话罢,汪曼春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袖子,施施然地披上了风衣。


  "汪处长…"


   床上人儿的嗓音变得娇媚而软糯。


   汪曼春感觉自己后槽牙有点疼。


  "今天处里真的有事…"


  于曼丽干脆压低声音,"今天你敢出去,以后就别进这个门儿。"


  汪处长有些好笑的听着自家情人威胁的话语,不动声色地向前走了几步。


  "别玩了,等我回来给你带糖吃,乖。"


  她自然而然的垂下头,吻住了于曼丽有些干燥的唇。


  舔了舔。


  意犹未尽的退出来,又舔了舔。


  "…"


  于曼丽就不喜欢这个狡猾的汪处长明明占了自己便宜还一副在安抚自己的嘴脸。


  ——况且她完全不想承认自己被安抚到的心情。


  "不要。"


  于曼丽下定决心这一次不能这么容易被搞定。


  我今天,就是要捣蛋。


  于曼丽轻挺琼鼻,摇了摇头。


  汪曼春带着三分宠溺七分无奈的抚上自家小情人的脸,轻轻一捉,就捏住了她的小鼻子。


  "真不乖。"


  "——可我就是喜欢。"


  于曼丽看着面前的女人。


  这个76处杀伐果断,不近人情的处长现在正专注地凝视着自己。


  眼中充斥着令人溺毙的温柔。


  她突然叹口气,脱下风衣,悠然地解开了自己腕间的纽扣。


  "今天我不是你的上级,你才是我的主人,我的小情人。"


  "现在还是白天…唔"


  于曼丽未尽的话语隐没在另一个人的唇齿里。


  最后,她迷迷糊糊的想,我这也算是,捣蛋成功了…吧?
 


 

关于两位将军的看法。。。

燕洵:

阿宽是个策太,刚刚入的天策府,随着宣威将军的如晦营驻扎在黑戈壁。
因着曹将军与苍云的长孙将军有约,两边所带的人马也不算多,两方会合之后便驻扎在相近的地方,也有个照应。
阿宽他年纪尚小,军中用不着他做什么事,再加上他向来仰慕大唐的两位女将军,他就日日粘着军中老兵给他讲两位两位将军的故事。
苍云的一个老兵摸着他的头,笑眯眯地说:“天策的宣威将军人好的很,性子也温润,每次她一过来,渠帅再大的气也就消了,你是不知道,我们渠帅一发怒就给我们加操练的时长,有的新兵蛋子就算累趴在了地上,也得被她拎起来接着训。”
天策的一个伙夫:“你说这两位将军啊,苍云长孙将军的确武艺高强,智谋卓绝,形容不凡,但是。。。”伙夫说到这里,手中切菜的动作突然加重了力道,“她隔三差五往我们这儿跑就算了,吃我们的饭,喝我们的水,最后还睡我们的将军,脸皮也太厚了些吧。”
旁边一个伙夫忙截住他的话头,“打住打住啊,你跟这么一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孩儿,说什么呢。”
。。。。。阿宽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