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妮姬> 燎原

灰霜:

*ABO設定
*是車門,可能有後續吧


大雨傾盆,刷打在身上很是痛楚,但這不夠
不夠壓抑讓自己發狂的燥熱
一把扯下自己繫髮的緞帶,打濕的黑髮在身側散開
手中的緞帶顏色赤紅,就像自己的雙瞳,像現在全身沸騰嚎叫的血液
更像自家戀人的髮
那柔順的,總能勾動自己心弦的髮絲
體內的焰火又提了檔層次,彷彿能燒毀現在所處的這片林子
燒毀也罷,反正沒燒在家裡,沒燒在床上,沒燒到那個小鬼頭


抑制劑這種東西,依賴久了總會被背叛
不能傷害枕邊人,她甚至剛成年不久
幾近瘋狂,我選擇冒雨冷靜,在這沉默的大半夜
我知道妳會生氣,可原諒我吧
我是在保護妳,妳知道的
妳懂的
妳能理解的


可妳沒接受
妳沒打傘就跑出來找我
身上還是那件單薄的睡裙,明知道我會擔心妳感冒
純白的睡裙是我挑的,可我現在居然害怕看到它
害怕看到它被雨淋濕而顯得半透
若隱若現,最為致命
妳的眼神五味雜陳,可最多的還是心疼,看得我難受
下著雨卻拚命探頭的月啊,隱隱月色下的女神啊
明知我有多麼高傲,能不別再把我這份狼狽樣寫入妳眼底
火還在燒
妳不顧一切地步上前,整個人就這麼佔據火焰中心


我的肩一定很燙,希望沒灼傷妳的掌心
妳近了我,妳開了口,為何妳不體諒我的克制與壓抑
"妮可ちゃん夠了吧,我們回家"
"為什麼要來...明知道我現在..."
"笨蛋,我們不是戀人嗎"——妳擁有我
"真姬ちゃん,妳這是在玩火"
"那就被燒吧,我心甘情願"——我恨不得妳燒上來,然後用妳的後半生來負責


"狠狠地發洩妳我的初次,如何?"
受了自家Alpha信息素的影響,傲嬌的紅髮Omega炸裂著平日死也不會說出口的話
手從肩移上了雙頰,身體順從本能貼向了那人濃郁的青草味
"這就是在玩命了,我的女神"
現在誰管那麼多,這些話在慾望面前都只是調情罷了

【妮姬】第一次约会

君の奇跡は。: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尝试欢脱风格失败的第二作。


 ☆逻辑混乱,人设崩塌,不喜轻喷。


 ☆我就想试试看甜一下。


 


 


 


 


    


  “真姬,怎么了嘛?”


   “那个——嗯——花阳你——知不知道——”


   “什么?”


  “你,知不知道约会时要穿什么!?”


   “约会!!!真姬你有对象了?这对于偶像来说可是绝对绝对绝对禁止的事情啊!就算是校园偶像也是不可以的啊!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那对于偶像来说可是毁灭性的大事件啊!”花阳听到电话对面的真姬说的话差点吓到把手里刚煮好的米饭打翻。


   “不不不也不是啦——就是想问问看——”真姬脸上微红,心中却还在吐槽——


  上一个和我说这个话的人现在已经是要跟我去约会的对象了。


 “哦——我觉得吧,约会的话就是穿成平时的样子就可以了吧?毕竟是展现真实的自己吧?”花阳相信这个理由,回忆一下自己和凛平时一起在秋叶原约会的样子。


 “哦——谢谢——”真姬决定就这样子做。


  至于妮可的决定?


  妮可虽然总说‘偶像是不可以谈恋爱的’,但是对于自己的约会,而且还是特别重要的第一次约会,可是非常在意的!


 


于是,穿着和平时训练服差不多的便服的真姬与看起来明显精心打扮的妮可在约好的地方,就这样,开始她们第一次的约会。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穿的这么随意的啊?nico!”


“你为什么要这样子穿啊?”真姬心里一下子埋怨起花阳。


然后她们就在原地吵了半个小时,才正式开始她们的约会。


妮可一下子被秋叶原的色彩斑斓的街道吸引,拉起真姬就开始四处跑。


真的比自己还大吗?真姬看向正兴致勃勃夹娃娃的妮可,有些怀疑。


不过,这么一看她还是很可爱的。


“啊——!好可惜!”妮可气鼓鼓地将真姬推到娃娃机前,恶作剧般看真姬手忙脚乱的样子。


然后真姬夹到一个娃娃成功打了妮可的脸。


 妮可拉起真姬就是往外走。


“真姬!我想要吃这个!”妮可又凑到真姬面前,仰起头,眼里闪着星光哀求着。


“你——想吃就吃啊——”真姬撇开头,躲开那个让她害羞的视线,看向妮可指的地方——


 “好的!”妮可立刻兴冲冲跑走,过了一会拿了两个可丽饼回来,递给真姬一个。


 妮可咬下一口,脸上流露出慢慢的幸福感,然后将手里的可丽饼对到真姬嘴边。


“你要干什么?”真姬一下子红了脸,这个,就算是传说中的间接亲吻吧?


“吃!”抵不过妮可请求的眼神,真姬只好咬下一口。


 甜腻腻的滋味一下子化开,分不清是奶油的甜味还是眼前的笑容的甜度。


 妮可满意地看到真姬的反应,轻轻地碰碰真姬的手。


 真姬犹豫的伸出手,碰到妮可的手,两个人缓缓地将十指相扣。


 两个人同时移开视线,隐藏自己红透的脸。


 虽然不是个很好的约会,但是,似乎也不错?


 


 


 


——————————————————


卖糖啦,卖糖啦,就算不甜也要给我吃。

下雨天

透明泡泡:

※负能请注意避雷!


其实是写到后面不想写了就草草结尾∠( ᐛ 」∠)_
不是很了解缪的人物,感觉会有ooc
——————————————————
“今天也下了很大的雨呢——”
心情也是。

妮可走在路上,这么自言自语着。
啊啊——明明前天还是晴空万里的!然而从昨天下午就开始下大雨,下得没完没了。
下雨真的——很麻烦!一不小心就会搞得一团糟,耳机线掉在浑浊的泥水里也是常有的事,或者被驶过的车溅得一身泥水,在车站等车冷得瑟瑟发抖什么的……
这个时候,心情也会变得很糟糕。
会乱想八想呢……

二年级学妹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积极向上的穗乃果,温柔可爱的琴梨,还有帅气严谨的海未——明明各自的性格都不一样,却又是那么和谐地相处着,从不会争吵。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

一年级学妹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羞涩安静的花阳,活泼开朗的凛,还有傲娇大小姐真姬——明明时常会因意见不同吵起来,可几分钟后又是牵着手一起去吃完饭,和好如初。
毕竟是天真的一年生。

绘里和希碳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成熟稳重的绘里,还有经常捉弄人的希碳——明明平常嘴皮子闲不下来,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互怼,可两人是如此的默契,心心相印。

啊啊——
这里,似乎容不下妮可呢。
看着热闹的大家,就会不自觉地冒出这个想法。
心底有些隐隐的痛。明明是日常不过的情景,却如怪兽般吞噬了我。它是那么强大,将我的身体全部包裹了起来。它是那么黑暗,支配了我的大脑和我的思想。妮可真的好想挣脱出去,可是身子完全动不了,只好任由那怪兽的摆弄。
真的不是妮可满足于现状了,而是妮可无能为力。

哈啊……哈啊……
心跳快了起来,怦怦地跳动着,我的气息也随之混乱,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我张大嘴,如一个垂死挣扎的溺水者般大口呼吸,渴望得到新鲜的氧气供给。
眼角热热的,全身软弱无力。

不行不行不行!
妮可妮是大家的小太阳,是容不下半点负能量的哦?
微笑!微笑!

——妮可妮可妮!

不管内心已经是伤痕累累,还是要挂着微笑走下去呢。
因为妮可的梦想,一直以来都是传递笑容哦!

今天也笑得很累。

【妮希】讨厌鬼

希曦:


  并非吸血鬼猎人和吸血鬼的设定,而是吸血鬼猎人及吸血鬼猎人的故事,另外,是BE喔。


       我感觉自己陷入低潮期,只能写这种难看的虐文,17号拜托能有个好结果阿。


        抱歉一直在抱怨。


  
  
  
  


1.


 


 


  矢泽妮可看东条希非常不顺眼,从八岁时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了。


  「你好,咱叫东条希,请多多指教喽。」


  会来到这里的不是被抛弃的孤儿就是急需用钱贴补家用的孩子,很不巧的,矢泽妮可两者都是,双亲在喝酒赌博后欠下庞大的债务,意识到自己可能花上一辈子也无法还清债务,父亲首先离去,头也不回还带走了仅剩的金钱,过没几天,母亲似乎也做出了自己还能再重新开始的决定,毫无留恋地丢下妮可跟三个弟妹,妮可做不到无情的离去,咬着牙流浪到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城镇,为了养活弟妹什么都做,她自认已经泯灭了所有的良心,只有在面对弟妹时才会卸下自认完美的面具。


  然后妮可看到了教会的宣传,被其金额吸引了视线,几乎没有犹豫的报了名并通过了测验。


  在教会中,十四岁以下的受训者会被分成两人一组,毕竟是要相处多年的夥伴,妮可还是好好调查了自己未来拍档的问题,从前辈那里知道了这家夥是从其他的城镇被父母带到这里来丢弃的。


  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相处的。妮可在看到满脸笑容的东条希后,马上下了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和这人相处愉快的结论。


  「矢泽妮可,不准拖我后腿。」


  似乎发现到了自己未来的搭档不是很想跟自己打好关系,希干脆的收起灿烂过头的笑容,安静地离开。


  和前辈抱怨自己的搭档时,前辈只是笑着回,


  「妮可酱,你讨厌她,只是因为你觉得她跟自己很像吧?」


  「………我哪里像那个讨厌鬼了?」


  前辈只是喝了口酒,笑笑的不说话。


  直到现在矢泽妮可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是讨厌东条希哪一点。


  她也想找前辈问个清楚,可惜那个一直很照顾他的前辈在下一次的任务就再也没回来过了。
  


  


2.




  
  「东条!左翼就交给你喽!」


  最近人手严重不足,即使是刚满十四岁的孩子也必须上战场,而这件事对于必须帮忙扶养年幼弟妹的妮可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要知道教会发赏金可从来都不手软。


  「是,咱知道了。」


  今天的目标是一只刚满三十岁的年轻吸血鬼,现在他已经被前辈们困在一间谷仓中,今天教会总共出动了八名猎人,除了妮可和希之外全都是有经验的前辈,两人只负责防守并封杀那只吸血鬼的逃脱路线。


  「来了!」


  前辈的示警搭配着一连串的打斗声,忽然一道黑影从屋内窜了出来,三位前辈受了轻伤,地上还倒了一个人,生死未卜。


  才刚满三十岁,却能以一敌四,看来教会是看轻了这只吸血鬼。


  「东条!」黑影朝希那逃去,而希反常的没有出手攻击。


  「可恶!」妮可射出一排飞刀,深深的插入那名吸血鬼的背后,然后迅速的向前,一脚踹翻他,他挣扎着倒在地上,妮可看见了他侧腹仍在流血的伤口,几乎没有犹豫的把靴尖踏入那个黑洞,用匕首割断他的脚筋,直到此时妮可才终于有空看清脚下的吸血鬼真正的模样。


  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两样的外表,要不是他嘴边的獠牙太过吓人,妮可都觉得自己才是坏人了。


  「God bless you.」


  他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双眼是满片污浊的深红,妮可没有原因的看着那片彷彿藏匿了无数讯息的红色汪洋出了神。


  「矢泽!动手!」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妮可将随身携带的十字架插入她的心脏,他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妮可面无表情地起身,抹掉沾到脸上的血滴,让开位置给前辈们做最后的仪式。


  这是矢泽妮可第一次杀生,死者是据说穷凶恶极的吸血鬼。
「原来,他们的血也能那么烫人哪。」


  随后,他向递来疑惑眼神的前辈摆摆手表示没事,妮可走向前,把手中点燃的火柴丢入木头堆中。


  「God bless you.」她喃喃念着,嘴角不自觉的弯起冷酷的弧线。


  


  
3.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妮可冷淡的看着因为没有及时出手攻击破坏了阵势而被教会上层惩罚的室友,语气很差的开口,床上趴着的那人有些惊讶的看向妮可,毕竟矢泽小姐在成为室友的数年来若非必要可是绝对不向她搭话的呢。


  「咱没事啦,」希指是像平常那样微笑着回应,「矢泽桑你可以准备去接下一个任务了喔,咱躺个两天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


  「是吗?」冷冷地看着她,妮可的手冷不防压上希的背,心情颇好的看着那讨人眼的笑容一瞬间的扭曲,妮可叹了口气,掀开她的背子,毫不吃惊的看着她背上交错的鲜红鞭痕,有的伤口甚至还在渗血,「你真觉得这伤两天内能痊癒?」


  「咱、咱………」她呜咽着开口,妮可的手顺着伤口不轻不重的划着,「可是矢泽桑你………」


  希自以为没人发现的看向妮可床头的照片一眼,然后很快地收回视线。


  见状,妮可语气更差了。


  「我问你,任务前你告诉我你的感冒痊癒了,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的感冒到底他马的好了没?」


  「咱、咱的感冒当然已经痊癒了……好冰!!」


  「马的,我才要叫好不好!」妮可瞪了他一眼,甩了甩刚才摸他额头而感觉被烫到的手,「东条希!我不是叫你不要拖我后腿吗?现在你这样又是怎样?」


  「可是……矢泽桑很需要这笔钱不是吗……总不能因为咱的关系……好痛!」


  妮可毫不留情的一个手打在希的背后,瞇着眼威胁的瞪着他,「你给我听好了,我才没那么缺钱,你以后要是在这样忽视自己的身体状况乱逞强,我一定会揍你的,把你打得不成人样你听到没?」


  结果某个讨厌鬼还莫名其妙的傻笑起来。


  「我就知道矢泽桑是好人。」


  「笨蛋!我怎么可能是好人!」


  「矢泽桑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妮可不爽的甩门离开,却还是在几分钟后乖乖的带着药品绷带跟干净的水回到房间。


  「你还说你不是好人?」趴着的希露出欠打的微笑。


  「我只是要你快点痊癒,我才好继续接任务赚钱,才不是关心你咧。」妮可顿了一下,「我照顾你损失的一切你最好全数奉还!」


  「是~全听矢泽桑的~」


  望着希的笑容,一股怨气无处可发的妮可只能在包他擦药时多涂些碘酒,或撕绷带时撕的粗暴点来发洩了,只有在看到他讨人厌的笑容崩坏的瞬间,妮可才能稍微感到高兴些。


  或许早在他们初见当时,矢泽妮可就已看不惯那讨厌鬼的虚假笑容,即使是哭泣,也比那硬装成什么都没有的笑容好的多了。



  
  
4.



  


  妮可忘了自己从何时开始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知悉对方的本意,回过神来,他们已成了互相损着对方,却能在下一刻随时献身为对方挡刀的奇怪身分,却又不是朋友,因为他们都不肯承认。


  「希,你是为了什么来当吸血鬼猎人的?」


  「好问题呢,」希瞇起眼睛,享受妮可的肩膀按摩,「咱只是想要个归属而已。」


  「真无聊。」妮可无法苟同,「这里可是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呢。」


  「就算不在这里,人要死掉也不过一眨眼的事。」


  「所以根本没必要给自己找个归宿,谁欠谁的眼泪,麻烦死了。」


  「所以才说妮可亲是好人阿。」


  「我以为上面那段话只能连接到自私两个字。」


  「那只代表妮可亲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而已。」希转过头,微笑着瞥向妮可,「妮可亲,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你会记得我多久呢?」


  妮可顿了一下,把希的头转回原位。


  「肯定一秒内就忘的一干二净。」


  出乎意料又彷彿在意料之内,希笑了。


  「那我就放心了。」


  妮可没有问同样的问题,希也没有给同等的承诺。


  在某年某月另一位一直很照顾他的前辈过世时,妮可也没有哭,反而微笑着目送棺木烟飞湮灭。


  死亡本来就如影随形,他们早就知道了,所以希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说,只是会在妮可躲进衣柜中时把他找出来告诉他晚饭做好了,妮可会面无表情的钻出衣柜回句衣服折好了。


  希会淡淡的回句辛苦了,微笑着。


  


  
5.


 


 
  
  
 「真的一定要去吗?」 「没办法,这是上面派下来的任务嘛。」 「强硬拒绝的话也不是不行啊。」 「相信咱的能力吧。」 「你笨死了。」 「妮可亲不希望咱去?」 「…………嗯。」 「诶?」 「对,我不希望你去。」


  他们早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吸血鬼猎人,很少在一起搭档出任务,可是却依然住在同一栋宿舍中,对妮可来说,希依旧一点长进都没有,仍旧那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仍然老是隐藏自己真正的感受,依旧是个………那么让人操心的讨厌鬼。


  可是对希而言,自己又算是什么?妮可一直没搞明白。


  难得坦率地说出心声,却惹来那人一阵轻笑,妮可胀红了脸,大声抗议,「别笑了,又没什么好笑的!」


  希温柔的摸着妮可的头,由于身高问题妮可也不能反抗,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


  「又不是不可能回来了。」


  千年的吸血鬼,教会牺牲了多少人在他手上却依旧伤不到他一根汗毛,希能平安回来的机率比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可能性还要小。


  「真的非去不可?」


  希苦笑着回。


  「上次我拒绝了城主的儿子的追求,可能是因为这个吧。」


  又是讨厌的权力勾结,上位者总是可以随意玩弄着下位者的性命,妮可不屑的轻哼一声。


  「就凭他,也配?」


  「咱还以为妮可亲讨厌咱呢。」


  妮可拨开希放在他头上的手,迅速的跳下床,一脚踢翻他正在收拾的行李,用力的吻上那难看的笑脸。


  短暂的缠绵后,希迷失在妮可疯狂的注视中。


  「是阿,妮可我真的超讨厌你的,从以前到现在………唔?」


  不给妮可把话说完的机会,希单指抵住妮可的双唇。


  「但是咱………可是比谁都还要喜欢妮可亲的呢。」


  「…………是哪一种喜欢呢?」妮可发现自己现在的角度能把城中那些臭男人觊觎已久的风景尽览眼底,明明吃的睡的都一样,到底是什么决定性的因素导致两人之间无法弥补的差距啊?


  「妮可亲不想自己确认一下吗?」希往后躺了下去,双手勾着妮可的脖子不放,两人落在希的床上,妮可的脸直接撞进那挺立的双峰,他平时引以为傲的迅捷双手却做不出任何像样的反应,比如推开他还是推开他还是推开他之类的,连想都没想到。


  矢泽妮可的脑袋一片空白,他努力单手撑起身来,另一只手却被拉去,放到希的烧烫如火的下腹部,隔着一层布都能感到掌心随着希的呼吸上下起伏,妮可吞了口口水,艰难的开口。


  「东条希,你这是在玩火。」


  希没有回话,只是用另一只手轻轻拉下妮可的皮裤拉鍊,然后吻上妮可的左胸口。


  「我知道。」


  数年后,妮可以无法分辨翻云复雨之间,究竟谁该负比较大的责任,接下来做了什么,被做了什么,又或者发生了什么,在他记忆中很自然的被归类到不需要搞清楚的那块。


  有些事记的太清楚很难受,尤其是那种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


  「你一定要回来,」他只记得自己努力不让眼泪落下,「你回来我们就别干这行了。」


  「我爱你。」希微笑着,吻上妮可颤抖着的眼皮。



  
  
  
6. 



    
  
  无论再怎么精彩的故事,都有可能只是有个平凡无聊的结局,更何况是这篇从头到尾不知所云的短篇,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说猎人跟猎人的故事本来就没什么好看的,不如吸血鬼跟猎人之间的相爱相杀有趣。
  
  若是妳这么想,那么已经可以点出去了,就让这篇故事在上一章结束吧。
  
  这篇故事有的只是一个沉闷的结局,猎人还是杀了那个千年吸血鬼,只不过是多年后的一个人。
  
  「恋爱?没有的事。」
  
  小个子王牌猎人朝前来询问战斗详情的记者脸上吐了一口烟,她知道她只是想问自己为何对那个吸血鬼穷追不舍,冷笑着看向窗外。
  
  「笑的太难看了,我很讨厌她阿。」
  



  

【妮姬】有你微笑的夏天

旧长林:

旧文补档+修改
妮可生日的贺文

———
矢泽妮可头顶着火辣辣的令人头晕目眩的太阳光,郁闷地舔了舔草莓味的双球冰淇淋。她苦大仇深地盯着眼前快要化完的冰淇淋,拿出粉红色的水果机,翻着缪斯的粉丝论坛。论坛内容还是如往常的水经验聊天打屁,一点风浪也没激起来,妮可翻了半天也没有翻到自己想要的内容。

“怎么就没人记得我生日呢?缪斯解散就真的过气了?”她微微压了压帽檐,更加郁闷地舔了一口冰淇淋,“妮可这个世界第一学园偶像怎么可能会过气呢?大家的妮可还能继续向着你的心妮可妮可妮!”

“啧,真中二。”妮可自己也说不下去了,把快要化掉的草莓冰淇淋扔进垃圾桶。缪斯解散了,高中毕业离开了音乃木坂的她生活逐渐归于平淡。一边当学园偶像一边发狠埋头读书的苦涩日子真的不敢再回想了,为了补高一高二落下的课程,她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也只是追赶到那些人的脚后跟。妮可一面拼了命般的复习,一面也不好意思缺席缪斯的各种活动。毕竟,缪斯们的大家聚在一起当学园偶像的日子扳着指头也可以数得清楚了,这还是最讨厌数学的妮可亲自来数的。她又有点想小绘里和小希了,那时候,小绘里和小希的成绩比她好很多,但是她们的努力丝毫不输她。

毕业后,她们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很快就各奔东西,想到这里,妮可的眼圈泛红,她是一个能自说自话的主:“哭什么啊......又没有人看,悄悄想她们她们又不知道。”

可是失去了缪斯的大家,妮可就没有什么交心朋友,虽然她很擅长交朋友,但是,她没有告诉她刚认识的朋友自己的生日,她宁愿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吃生日蛋糕,也不愿一堆并不是特别熟的朋友围绕着自己,让自己想起了和缪斯的大家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了以前在自己的生日上在一起的大家,心里一阵难过。

这是,相思病啊。

她又有点想小真姬啊。

手机的短讯铃不合时宜地响起,她点开讯息,跳出来的是来自小真姬的讯息。

【你在东京大学还好吗?】

后面还贴上了一个熊猫开心的贴纸。

妮可鼻子一酸,眼泪落在了手机屏幕上,顺着那次训练手机摔出的裂痕往下流。她点开输入框,颤抖着手打字。

【很好啊,你呢?】

【生日过得开心吗?】

【当然啊!开心极了!我还吃了草莓蛋糕,奶油有点太多了~】

妮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特意发了一个“妮可妮可妮”的贴纸。

【是吗?】

妮可打字的手一顿,把刚刚描述出来的并不存在的生日派对的内容删掉,重新打道:

【当然啊,不然呢!】

【那就好】

妮可手心直冒汗,她和小真姬在一起总有一种被看穿了感觉。她干脆关掉手机,快步走回了家。她大热天的出门就是为了给自己买一个生日礼物,说来也好笑得很,自己居然要沦落到给自己买生日礼物。

暑假的矢泽妮可闷在家里,头上都快要长草了,一个人的日子真不好过。矢泽妮可的妈妈因为公务出差,妮可本来想在家里照顾妹妹,但妈妈又把妹妹送到国外爸爸那里去了。妮可没有办法,不太想出远门,只好整天宅在家里。

缪斯的大家,好像还没联系她,小真姬好像也没有给她说一句“生日快乐”。人这一辈子,缘分真的太浅太浅了,一直看着朋友渐行渐远,究其这一生,不过都是在不断地告别。小真姬和她最开始每天准时问候,到现在的偶尔还保持着联系。可缪斯的大家呢?妮可不是没存电话号码,只是发出去的讯息要么是石沉大海,要么是等个三五个月才看到回复。啊,毕竟还是有像穗乃果这样的时差党的,也有可能号码已经换掉了。

说起来,还是很难过。

叮咚——门铃响了,矢泽妮可纳闷,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找她。她去开门,结果看到门外的都是熟悉的脸孔,突然眼泪就又掉下来了。

明明就只是过个生日,怎么泪腺那么容易崩?

“妮可酱,生日快乐哦!”

真姬生日贺文

嘟嘟小熊:

真姬生日贺文
超级ooc!文渣慎入,总之还好赶上了!感觉自己是最后一个……这里企鹅号2860457584欢迎扩列!


“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难得圣诞节,大家都早点回去吧。”绘里拍了拍手。
“太好了喵~”凛转身抱住了花阳。
“好啦......凛一起回去吧。”花阳推了推凛,收拾起东西。
“那我们也走了,妈妈叫我今天早点回去。”海未拉上小鸟。
“诶--等等我嘛,小海好过分哦......”穗乃果马上跟了上去。


真姬看着大家都先后离开了,但是妮可还一个人站在原地。
“怎么了,是丢了什么东西吗?”她忍不住上前询问。
“没,没什么。”妮可回过神来,开始收拾东西。
“那我先走了。”真姬背上包转身下楼。


“嗯,我知道了,好,没关系的,嗯。”真姬手里握着手机,微微发愣,本以为圣诞节可以一家人一起度过的,但没想到今天医院那边意外的忙,爸爸要留在那里加班,妈妈则要在医院陪爸爸,恐怕今晚都没办法回来了。


她放下手机,看着这虽然豪华但却很冷清的大厅,大厅里摆着一颗很大的圣诞树,树上挂着很多装饰品,白色的卡片,金色的铃铛,褐色的坚果还有粉色的彩带......


粉色的彩带......粉色的......粉色......


“叮!”手机信息提醒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真是的......怎么想到那家伙去了。


真姬打开手机,是穗乃果的短信,内容是一张照片她站在一棵很大的圣诞树旁边,身边那个一脸不情愿的人大概是她妹妹。


和妹妹一起出去逛街吗......


她正准备把手机关上时,希也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和绘里坐在一家咖啡厅里,咖啡厅被装修成了很又节日气氛的样子,而绘里似乎没有发现希在偷拍她,还在低头喝着咖啡。


“真是的......算了,出去走走吧。”


街道上也满是圣诞节的气氛,不少情侣挑在今天出来约会。


“妮可妮可妮~”
真姬回头,但并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
“听错了吗......”
她眯起眼睛,看到了一个站在一家商铺门口的一个身材矮小的“圣诞老人”
“果然......”


“妮—可—前—辈—”
妮可愣了愣,扶了一下假胡子。
“谁,谁啊,我不认识这个人......”
“真是的......吶,今天也要打工吗?”
“谁打工了,我不需要!”
“真的?那你在这站着还不如陪我逛逛,走吧。”
“诶?!这个......我很忙的!”
“是嘛......那好吧,明天见。”


妮可看着真姬的背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喂!真姬酱~”
“诶!穗乃果?”
“嘿嘿,真是没想到能在这看到你。”
“嗯......对了,看照片你不是和你妹妹在一起吗?”
“啊......雪穗说太冷了就先回去了,我在这里等小鸟酱,刚刚说好在这汇合的。”
真姬刚想说话手机却响了起来,
“抱歉。”
“没关系的,啊,小鸟酱来了!明天见~”


她打开了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短信。


“圣诞快乐——你的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估计是恶作剧什么的。呼,不愧是年底了啊,好冷啊,先回去好了。”


她转身,按原路返回,但再路过那家商铺时却没有再看到那家伙。
“回去了吗?”


“我回来了。”家里依旧没人。
她叹了口气,坐在了钢琴前,弹起了那首Silent Night。


一首弹完,她还沉浸在缓慢又优雅的旋律里,渐渐地回想起爸爸对她说的话:每到圣诞节的时候,圣诞老人都会给听话,认真的孩子送上礼物......
真姬回想着,认为自己应该可以收到礼物,她每天认真的学习,好好地练琴,认真的和μ’s的大家一起练习,比任何人都要努力......
如此想着,辛苦一天的她趴在钢琴上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


真姬整理好衣领,收拾好桌子,打开了大门。门口放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盒子里放的是一个小猫挂件,下面还压着一张纸,张上写着:
圣诞快乐——你的圣诞老人。
完。
大家可以猜猜是谁送的_(:з」∠)_

【色气三十题】仰头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一粒黍:

       女性是有喉结的,只是体积小了一点,相较男性而言不那么明显,西木野真姬对此类常识烂熟于心。但是当看到甲状软骨的轮廓在妮可细瘦白皙的脖子上一览无遗时,真姬想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趁着练习空隙疯狂补水的那个矢泽妮可,豪爽地仰头,大有把整整一瓶水一饮而尽的趋势,真姬只是一扫眼就看到了小小的喉部突起正有节奏地上下运动。


       有点想玩玩看。


       随后真姬飞快地别开了眼,不自觉绕起发梢,然后没头没脑地说冰水喝太快当心你的胃诸如此类只是字面意思的小贴士,接着被拧紧瓶盖的妮可语气强硬地回了句,水可是偶像不可或缺的当然要使劲补!


      “话说你刚刚看我了吧?”


      “谁……谁看了!明明就是你看过来的!”目光再次飞速逃离。


       矢泽妮可眯起了眼,有那么一瞬玩味的表情,然后摆出了“不行不行不行~妮可是大家的“这一标志性的抱胸动作。


       前言收回,西木野真姬绝不会去碰矢泽妮可哪怕一下,这人太恶心了。于是她一如既往地摆出了针对妮可的死鱼眼,对方也照常用“别小看偶像“的眼神回敬。两副表情登峰造极地演绎出了嫌弃这一词的定义,可谁又知道这两位的内心想着什么。比如刚刚下定决心不去碰妮可的真姬,现在还无法从对方那个白白的小小的,人称Adam’sapple的东西收回心思。


      碰是不能碰了,但是那个小苹果口感怎么样呢?


      妮可似是觉察到了真姬的肮脏心思,嫌弃里又带上了几分警觉,不行,她矢泽妮可这次一定要让小真姬服软,明明就只是个一年级的小屁孩而已。


     “你还往这边看!“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一旁的BiBi小队队长以及其他成员状若聋盲。


       百花盛开,莺啼雀啭,春天的气息,真好呢。


————


    剧情?什么剧情?您要是看得开心不就好了吗?(正大光明地为懒惰找借口)


    练笔练笔,离大大们的差距,那么大。

【海妮】一颗糖

kikisama:

西木野真姬停下在钢琴键上飞舞的手指,伸了个懒腰,向身旁倚着墙壁的园田海未望去,只见她紧皱眉头,手中的爱笔在笔记本上不停地写着。


西木野真姬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位蓝发前辈的认真,随后她转移视线打量起这间自己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来的音乐教室。当看到门口时,西木野真姬愣了一下,透过门上的玻璃,她看到了一脸痴汉地看着自己身旁的人的黑发前辈。西木野真姬又看了一眼丝毫没有注意到视线的园田海未,默默地叹了一声,起身走到门口。


矢泽妮可的视线被一个身躯挡住了,她吓得后退了几步,脸有些红,但看清楚来人时,她又十分不满地看着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无奈地扶额,打开门,也没和矢泽妮可说什么,径直地走回一年级的教室。


矢泽妮可愣愣地看着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然后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还在里面的园田海未,她感激又有些歉意地朝红发后辈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转身走进音乐教室。


园田海未一直低着头创作,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旁的人已经换了。


矢泽妮可也不打扰园田海未,她坐在还存有余温的钢琴椅上,静静地盯着那人。


那令矢泽妮可沉迷的侧脸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越发柔和,她的眼神是那么的认真,衬衣袖子卷起,露出洁白的藕臂,修长的手指握着钢笔在笔记本上留下一道道痕迹,也在矢泽妮可的心上留下了痕迹。


两人就这样,一个专注地创作,一个沉迷地看着。


园田海未画上最后一个句号后,放松地舒了一口气。“真姬……嗯?妮可!”园田海未发现身旁没有了钢琴声,于是一边低头整理笔记本一边唤了一声身旁的人,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她疑惑地转过头,看见矢泽妮可直勾勾地望着自己。


“哎哎!”矢泽妮可听到园田海未的声音,回过神来正准备起身,结果左脚绊右脚,矢泽妮可向前扑去。


“小心。”可能是长期的训练造就了园田海未的反应力,她眼疾手快地在矢泽妮可将要与大地来一个亲密接吻时抱住了矢泽妮可。


“你是笨蛋吗?”园田海未公主抱抱着矢泽妮可,无奈道。


“妮可,妮可我才不是!……这……这只是为了测试你的反应力。”矢泽妮可脸红地窝在园田海未怀里辩解道。


“你啊——”园田海未把矢泽妮可抱到椅子上,将右手伸到她的面前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宠溺地叹了一口气。


“唔……嘻嘻!”矢泽妮可摸着刚才被弹过的地方傻笑。


“对了!”园田海未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刚刚因为意外而没来得及放下结果掉在地上的笔记本捡起,脸红地把笔记本递给矢泽妮可,“打开看看。”


矢泽妮可不明所以地接过笔记本,疑惑地望了一眼眼睛躲闪的园田海未,然后打开了笔记本。等矢泽妮可看完后,她的脸也变得通红。笔记本里写得是园田海未的情书。


“阿诺,我们回家吧。”园田海未害羞地向矢泽妮可伸出手。


“嗯。”矢泽妮可低着头不敢看园田海未,但还是握住了她的手,两人一起离开了教室。


——
第二天
“海未,我的曲子已经好了,你的歌词呢?”西木野真姬刚走进部室,看到园田海未便向她问道。


“啊?哦哦,等等……哎?我的笔记本呢?”园田海未翻了半天都没找到,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脸红地看向矢泽妮可。“妮可,我的笔记本……”


众人沉默地看着矢泽妮可从书包里拿出园田海未的笔记本递给西木野真姬,而园田海未一脸紧张地望着笔记本,于是不知从哪儿掏出墨镜带上。


西木野真姬拿过笔记本,随手翻了一下,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她眉头一皱。“海未,你这几天不会是一直在写这个而没作词吧,这个是给妮可的情书?”


看着两位当事人通红的脸,西木野真姬无奈地把笔记本还给了矢泽妮可,看了一眼墨镜破碎的众人,一脸嫌弃地离开了。


——
六人:为什么我们的墨镜都碎了,真姬没带墨镜还能毫无损伤?
我:因为我是姬推。
六人:大家,上!
我(看到真姬路过,抱住大佬的大腿):真姬,救救我!
真姬(看了一眼“你敢救就连你一起”的众人):保重!
我(被拖走):大哥大姐,手下留情,别打脸!














偷偷的躲在宿舍被窝里码文。
我就说为什么明明要写海姬想的却是海妮,原来是德森一起配了pop子和pipi美,或许我是有预感超能力的吧。奇迹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果鸟海刚过,妮凛花真·一年级广播也复活了,下一个会不会是绘希广播,期待~心疼我家真姬
因为刚开学,事情有点多,即使有脑洞也没时间更,所以每次预告的文可能会无法准时发,不过我会尽量抽时间的。
马上就要到海未的生日了,然后就是真姬的生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大概会主要写all姬all海all的文吧,如果关于海未和真姬有什么想看的cp可以说,我尽量写,如果不嫌弃我的渣文笔的话。(海姬肯定是有的)

【妮姬】酒精

君の奇跡は。:

  ☆小学生文笔,不喜轻喷。


  ☆设定是大学时的联谊会。


  ☆本来打算写车的,发现自己不会开。






  




  红色的短发整齐地合拢于肩上,柔和的橘黄色灯光顺此流下,紫色的眼眸中倒映一切的纸醉金迷,如同划过夜空的流星神秘动人,眼波随着细长的睫毛的合拢流动,肌肤白皙完全无法看出之前长期在阳光下练习的经历,纤细的手指勾住酒杯,摇晃着瓶子里深红色的醉人液体。所有人的视线都追随着她的身影,人声的喧嚣声在周围仿佛被主动地屏蔽,只有留下与主人相符的优雅与沉静。


  比以前更沉稳而优雅,总是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熟悉的脸庞一点都没有变化,不,应该还是变了——


  妮可眨了眨眼,看着那个熟悉无比的陌生女孩,有点像是身处梦境。


  那个人,是会在平日与自己对嘴,在有的时候还会傲娇,在舞台上有着最耀眼的笑容,对待钢琴又会有着一种最专注的眼神,是那个一直在自己眼中的人,西木野真姬。


  没想到再能见面,妮可有几分自嘲,曾经作为她的学姐,现在绕了一个圈,却还是没有改变这个身份,是自己最不希望的一个身份。


  妮可忽然有了勇气,打算凑上前看一看她的反应,会是惊讶?喜悦?震惊?妮可只将这一切勇气归于多喝的酒精使得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心跳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反应出雀跃的心情。


  穿过阻挡于中间的人群,妮可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对上了她的视线。


  那双紫色的眼眸,妮可曾目睹过它所反应的一切心情,眼里总有着理智在闪烁,高兴时会不由自主地闪闪发亮,像是明亮的星星,面对压力时又会收紧,还有那副盈满泪水的样子,那是在妮可毕业的时候,也是妮可最后一次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


  真姬一下子认出了妮可,眼里一瞬间有着诧异,然后拉着她的手离开了人声喧嚣的地方。


  这是梦吧。


  当真姬环住自己的腰时妮可还是有些迷茫,下一秒立刻环住了对方的脖颈,看着真姬眼里的自己,然后嘴唇相碰。嘴里酒精的苦涩的味道一下子变得浓烈却又甜美,大概是,两个人都喝醉了吧——妮可笑了起来,这一切都是酒精的错误。

  我的眼里,仍然只有你,无论多久后,都将是不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