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莲樱/樱莲【梦中的怪盗和狐狸小姐】

苍野_寻子:

OOC注意!
短篇,可能是小甜饼?


--------------------------------
八重樱梦到了一个梦
一个白发的少女,穿着华丽的紫色衣裙,脸上戴着黑色奇艺的面具,就这样,措不及防的降临在她梦中
你是谁?八重樱警惕的看着少女,手慢慢的移向床头的刀
那名女子到挂在房梁上,那似曾相识的白色长发垂下来,“美丽的小姐啊,你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事情不用知道的那么透彻”
“少废话,现在给你5秒钟时间离开这里,要不然”八重樱的手已经握到了刀柄,她把剑微微拔出来以示警告“5……”
“狐狸小姐,你很漂亮”少女没有离开,反而伸出手摸了摸八重樱的耳朵。
八重樱被这动作吓到了,但却没有动作,只是瞪着少女
“4……”
“你也很可爱”少女的手滑过八重樱的发丝,到她的发尾
“3……”
“我很喜欢你”说着,少女把八重樱的一簇头发举起来,轻轻的吻了她的发尾
只有两秒了,八重樱想。那个少女没有逃,她的手拂过八重樱的脸颊
“2……”
这时少女好像有动作了,她的手微微抬起,
“是准备迎击吗”八重樱想
少女似乎要准备出招了,手伸向腰间装枪的位置
“1!”八重樱的刀立马出鞘,抵在少女的脖子处。
可少女没有拿枪,只是把面具戴在了八重樱脸上,手盖住了给眼睛留的空位
“你……”
“狐狸小姐啊,我其实没有任何敌意,我只是想想你表达我热烈而深沉的爱意罢了”
少女把抵到脖子处的刀移开,脸逐渐靠近八重樱的脸
但八重樱感觉不到。她现在看不到,只感到刀被移开了。
突然,面具上方额头处似乎也被盖上了什么,不过很小一块面积,轻轻的一下,又松开了。
“好了,就这样了,狐狸小姐,不知你有没有感受到我对你的爱”少女说“不过,没时间了,十分抱歉,不过现在在下该走了”少女说着,一下就消失了身影
八重樱快速摘下面具,也不过看到了一道紫色的残影
“好了,晚安狐狸小姐,请原谅我今晚的冒昧”少女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
等到声音的余波都消失了,八重樱才愣过来“晚,晚安”四周已经没人了,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次日 晨
清晨的阳光十分刺眼。八重樱从床上爬起来。
昨晚好像作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白发少女和……
她的吻?
八重樱从床上起来,却看到了床头那个黑紫色的面具。
面具?八重樱起先愣了一下,又恍然大悟。
“原来,不是梦啊……”
“卡莲。”


-------------------------------
上学前在睡前拼死撸的一发
冰卡莲正好看,许愿!

【莲樱向】我舰日常脑补

归鸿:

【灵感来自一个表情和一个帖子,内容大致这样:
卡莲打着崩坏兽,俩人都是暴走风格的表情,勿忘:老婆别闹,让我一个分支解决它们。】
【很久之前想到的产物了,今天不在老福特看到草稿几乎都忘了……发一下】
【卡莲性格参考樱色轮回中直球告白的修女较多!】


又是一次在夕阳下执行的任务。


因为卡莲刚刚来到休伯利安,而且她之前真正沉睡了五百多年,在战斗上难免有些生疏,于是,我便经常让她独自上阵,以重拾曾经的战斗技巧。


现在就是这样,我和八重樱、德莉莎学院长在阵下,而卡莲一个人面对着三个死士。


八重樱看着卡莲的背影,眼中光芒闪烁,嘴角微勾,看上去好似心情好极了,她握住冰昙天的手却是紧紧绷着,竟又似比自己亲自上阵还要紧张。


“舰长。”八重樱开口打断了我的观察,“倘若卡莲遇到什么危险,或是累了,你就立刻换我上去,好吗?”


“好的好的。”我忙不迭点头,“我有分寸,交给我吧!小樱!”


德丽莎学院长站在一边,慢慢抬起手捂住双眼。


我也很想捂住双眼,这对太闪了!之前待人接物从容不迫的八重樱一遇到卡莲,就完全变了!成了护妻狂魔!


某大小姐被泰坦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她可完全没那么紧张……真是可怜呀!Kiana!


正胡思乱想着,卡莲出现了这些天来的第一个意外——一个滑步没稳住,直直撞上了带有强击buff的攻击!顿时被眩晕了。而在她身边,还有新的死士虎视眈眈——!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蓝色的身影从天而降!零时刀闪!接寒天狂舞!


世界冻结了。我想,那些死士如果能够思考,并且想法能够化为弹幕,此时周围应该是碎冰与卧槽齐飞的美景。


她有帮手!她犯规!


然后,碎冰落地。


“樱、舰长……刚才我有些大意,麻烦你们了。”卡莲的异常状态已经自然解除面带歉意。


八重樱对敌时冰冷的表情缓和下来,没有第一时间将冰昙天收入鞘中,而是转过身,关切询问:“没事的,卡莲。比起这个,你的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咳咳,没……”卡莲顿了顿,大概决定了要如实坦白。她咳嗽几声,浅笑着解释,“只是……刚刚偶然回头看到樱的笑容,突然就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了,就撞上去了。”


“……”


“樱反应速度那么快,应该是一直在注意我,对吗?”


“我……”


“确实,我现在的力量比起当时而言实在太弱,难怪樱会担心。”


“不……”


卡莲脸上的笑意变得灿烂起来,“我曾经说过,有我,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这句话如今仍然生效。为此,我需要更多的机会与锻炼。所以下一次,樱可以让我自己面对。”


“如果我真的支撑不住,一定会大声呼喊让樱来救我的。到时候可能要麻烦樱再一次把我带回八重神社了。”卡莲眨眨眼。


啊!某人耳朵红了!头上的耳朵垂低了!


我十分兴奋!但是一股力量拉着我往回走,回头一看,是学院长这个怪力萝莉!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的怪力萝莉!


“别流着口水看了,我们先走吧。”


我就是想看!!放手啊啊啊啊!!!我要看五百多岁的人怎么撩妹!!!


夕阳下,有着白色发辫的修女向有着樱色长发的巫女伸出手。


身穿修女服的幼女将身穿舰长服的少女拖走。

【莲樱】我已经无法再保护你了

东方冬方:

  八重樱从昏昏沉沉的噩梦中清醒过来了,那真是她再也不想经历的恐怖。被一只巨大的狐狸吞下,被八重村的人们用火把驱逐,被唤作“巫女”、“狐妖”。
  不过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她的拯救,让八重樱得以在这无尽的樱色轮回中脱身。
  八重樱嘴角噙着笑意,转身抱住那人道:“卡莲,谢谢你。”那人没有回应,没有摸着八重樱的长发说喜欢你,手中尽是一片冰冷。
  八重樱的脸顷刻间僵住了,她掀起床褥一看,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一摊鲜红的血迹和一个欲盖弥彰的枕头。
  她的嘴唇颤抖起来。“卡莲……你去了哪里……”
  她冲出了属于八重村的神殿,沿着青色的台阶和鸟居一路向下狂奔。
  【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
  八重樱身上的绘马敲得她胸口发闷,她顺便一把扯掉了靴子上毛茸茸的挂坠,将这两样物品随手丢在台阶上。
  【她们闯进来了,我明白刚封印完妖狐,精疲力竭的我斗不过她们,为了你的安全,我选择和她们离开。】
  八重樱的粉色长发被天空飘下的小雨所打湿,湿答答地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我窃取了她们的秘宝,释放出了崩坏源,我想我将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一对狐耳依附在八重樱的脑后,远处看这个狼狈的少女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
  【我并不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是错误的。】
  八重樱终于赶到了那座城市,但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只只崩坏兽在其中肆意破坏。
  【尽管我付出死亡的代价我也依旧那么觉得。】
  天空中响彻滚滚雷声,耳畔则是崩坏兽的嚎叫声。八重樱拔出樱吹雪,利落的斩断自己的长发,与发丝一同掉落的还有卡莲亲手为八重樱绑起的祝连绳。
  【但是……崩坏兽毫无预警地进攻了这座城池。】
  路上的积水淹没了八重樱的小腿,在雨中,她寸步难行。路边一条不起眼的巷子,一个小女孩尖叫:“妈妈!是妖怪!它会来吃掉我们的!”
  【即使有逃脱的可能,我看着身边无辜死去的平民,决定留下。】
  那位母亲眼里闪烁着绝望,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紧紧地捂住小孩子的嘴,努力将自己干瘦的身躯藏在倒塌的房屋后面。
  【此事因我而起,就要因我而终。】
  八重樱停顿了下脚步,那脆弱的房屋在风中不堪一击,下一秒就要塌下来。如果是卡莲……她会怎么做?八重樱迷茫地问自己。
  【我要保护那些无辜的人,我的肩上扛着的是守护他们的使命。】
  八重樱用肮脏不堪的袖子抹了一把脸,冲上前去抱起那对母女,市中心的图书馆离这里不远,高耸的塔尖明示着它的位置。
  【在这场瓢泼的雨中,我也许……会命陨于此吧。】
  八重樱将那对害怕的母女安顿下来,她回头望向一街之隔的地方,有一个端着长矛的崩坏兽撞破了房屋来到了她的面前。
  【抱歉啊八重樱……我已经无法再保护你了。】
  “抱歉啊八重樱……我已经无法再……”
  八重樱的兽瞳不可置信地收缩,转过头去,卡莲的身体钉在坚硬的图书馆外壁。崩坏兽悲鸣一声,长矛无力地垂下,巨大的尸体化为白光消失不见。
  “你先保护好自己吧……傻瓜。”八重樱抱住卡莲,声音中只有满满的包容和无奈。
  卡莲歪过头看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八重樱。
  ……
  直到上一秒,八重樱还以为卡莲仍然活着,向以往那样,冲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