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万年吃粮极少产粮,从不混任何圈子!!!
请不要关注我,不然又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说我靠转发吸粉!!!

【绘海 一篇完 毒】当时只道是寻常

慕谦_一条咸鱼:

——如果还能回到那段弥足珍贵的日子里。
三月中旬,樱花开的正烂漫。城市里像是笼了一层薄薄的粉雾,有些迷离,有些诱人。恰似那春初出生的少女,温柔大方又十足动人。害羞时,脸蛋会迅速添上几分红晕,已不是“可爱”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绚濑绘里漫步在这樱花林间,粉白的花瓣轻柔地落在肩上。春天带来的生机使人心情愉悦,她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回忆着往事。
不觉地走回了母校、音乃木坂学院。院子里樱开正艳,绘里看得有些出神。高中时代,自己和其余八位少女,为了守护这学院,成为了学园偶像,站在舞台上,经历了那充实而充满回忆的时光,一件件大事小事——其实也多亏了这样,成为了μ's的一员,绘里才有幸遇见了此生最爱的她,那海色的人儿——
园田海未。
她笑起来很好看,是弓道部的王牌。在束起长发,着上弓道服的时候,多么……英姿潇洒。她很认真,性格可以说是一丝不苟了呢。
绚濑绘里爱她。
她总会在听到情话时,竖起双眉,红了脸颊,也红了耳根。眸子剔透,似漾着水珠儿,柔声斥责几句——
也会向自己敞开怀抱。
诚然,园田海未也爱绚濑绘里。
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两情相悦,一切都那么顺利。
她们会趁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十指紧紧地相扣;会在夏日祭时,用扇子遮住,唇齿相依;她们坐在树下,看花开烂漫;在清晨的阳光下,翻身在她身上留下吻痕。
真好啊。
绚濑绘里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鸟儿的叫声也把她从那些甜蜜的寻常往事里拉回来。她拎着巧克力蛋糕,抱着瓶香槟,爬上楼梯。
笨蛋海未又过生日了呢,这是她们一起度过的第几个日夜?幸好时间没有让她们分离,反而让她们愈加珍惜对方。
……她们都是笨蛋啊。
绚濑绘里敲门,许久都没有人答应,不禁地有些诧异。第二次敲门未果,便用钥匙开了门。
“我回来啦。”
放下东西,向厨房走去。
因为拉上了窗帘的缘故吧,房间里有点昏暗。
……没有回答……?海未难道不在家?她匆匆推开房门。
映入她眼帘的,依旧是那海似的人儿。她着白裙,看向窗外。夕阳的余晖亮了她的轮廓,颜色好似她的双眼——温暖的颜色。
绚濑绘里看得有些回不来神——海未轻转过身,对自己微微笑着。
绘里舒了口气,向前一步,张开怀抱,想环住身前的人:
"海未,刚刚没听到吗,我回来……"
——
……
“了……”
她什么都没有抱住,那是一团空气。
这一切,
都是绚濑绘里一个人的臆想。
一个人的。可悲的臆想。

啊,对。
园田海未、
两年前已经……
出嫁了啊。
她不再属于她。
她很适合白色,但……
她穿着白无垢,明明那么动人的她,在那,人生最重要的日子里,哭得那么……不成样子。
她不再属于她。
她无法再给她,过那样一个,单独的,小小的,却那么幸福快乐的生日。
她不再属于她。
绚濑跪倒在地,怀里还紧紧地——抱着那空气,那园田的幻影。
当时,她会给她一个,深情的,温柔的吻。
现在没了。
全都没了。
她们向命运低了头,
她们哀号,却无能为力。
她们承受着上天给她们的,最深痛的鞭棘。
——
那个生日,海未抱着绘里,坐在沙发上,喂她吃巧克力。
海未笑得灿烂:
“绘里,你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最好的礼物。”
——
新娘追上了离开的女子,对着她的背影,哭道:
“绘里……你是我永远的……最珍贵的礼物……以前的,现在的,未来的……唯一的……”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房间里昏暗得令绚濑绘里浑身发凉。
那逐渐弱去的夕阳余晖拥抱着女子——
仿佛得到了救赎。

——绚濑绘里是园田海未,最好的礼物。


……对不起这个生贺我迟到了太久。
祝园田女士今年也 幸福。

腰疼的熊熊熊阿姨🐻:

西木野的堕落
国庆准备出的本子的剧本x
嗯....内容....嗯,看标题就能感觉有什么了嘿嘿。

【绘希】贸然叫醒没睡醒的希的后果是……〔一辆车〕

木羽:

规矩大家都知道吧?
未成年请假装自己成年,带好公交卡上车,有序排队,文明上车。
链接不能用的话就评论告诉我,我就在评论区放一次。


http://articles3.weico.cc/article/8897915.html


破三轮车,也是车。


※复健作品
@カイロ 的点文,迟到这么久真的非常抱歉!

#妮姬#妮可今天过生日啦(发糖

你若是我真心,我必笑容以对:

“嗒嗒嗒嗒……”一个个子不高,
扎着精神的双马尾的女孩在一年级教室的门口徘徊。这个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皮肤雪白雪白的,
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
有一种莫名的光环一直环绕着她,
让和她擦肩而过的人们都忍不住回头多看她几眼。
她那明亮的红眸子只要盯上三秒,
就会感到浑身发烫,脸上禁不住泛起红晕,
犹如掉进了火焰中,无法自拔。
她眉毛微皱,脸红红的,好像在苦恼着什么。
摆在背后的双手攥着一张粉红色的卡纸。
正当她苦恼的时候,
一个十分有气质的女孩正好从教室里出来,
两个人一高一矮撞在了一起。
这个从教室里出来的女孩留着清爽的中短发,
身板笔直,散发着淡淡的,不同同龄人的贵族气质,从她美丽的双凤眼里透出倔强又坚强的气息。
看上起好像是个不苟言笑,稍稍有点严肃的女生呢。
个子稍矮的女生轻轻推开她,
抬起头说了一句:“哎呀还真是不小心呢!”
“嗯嗯!妮可酱你这么在这啊?"
女孩紧张地清清嗓子说到。
“真姬酱,欸……”
妮可仿佛被吓到一样一下子呆住,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啊你脸这么红?”
真姬的责备语气带着一丝宠溺。
“唔,算了现在不说就没机会说了!”
妮可下定决心一般小声嘀咕着。
“嗯,你刚说什么?“
真姬也被妮可不同往常的样子吓到了,
妮可深呼吸一口气,
倔强的别过头:”喏,拿好了,就只有这一张啊。”
妮可从背后拿出那张粉红色的手工卡纸。
“那个,这是?”真姬一头雾水,接过了卡纸,
上面工工整整的用艺术字写着
“矢泽妮可的生日会 7月22日 在偶像研究社……”
“哦是生日会啊,那个,其实……我有礼……”
真姬抬起头,可是面前的妮可早已害羞地不知跑到哪去了。
“哼,话都不让我说完,莫名其妙!!"
真姬又低头看了一眼卡片,轻轻的笑了一声,
“算啦,原来笨蛋妮可也会害羞啊。”
到了放学的时候,真姬来到了偶像研究社门口,
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打开门。
研究社只有妮可一个人在,
她站在椅子上往天花板上挂着彩带,
社团已经被装饰得特别漂亮了,
虽然只有气球和彩带,但是让人感觉十分温馨。
桌子前用来写目标的白板上也画上了妮可的自画像,写着大大的'happy birthday!‘ 妮可听到开门声,从椅子上下来:
“你来啦。”
真是的,为什么没有从椅子上不小心摔下来这种情节啊!!!!!
真姬转过身捂着脸偷想着,
“你怎么了?”
妮可拍了一下真姬的肩膀,真姬被吓了一跳:
“诶我刚在想什么啊?”
真姬不好意思的转过身,两个少女一下面对面,
相视而立,仿佛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紫色和红色的眼睛对视了许久,
仿佛空气静止了一般。
妮可觉得脸颊渐渐升温,
单手捂着通红的脸颊,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
真姬也觉得自己和发烧了一样,
右手不自觉的攥住裙角,向旁边转过去。 这时,走廊传来嬉笑声,随之门被打开,
七个漂亮的女孩站在门口,一下子安静下来,
她们好像同时被妮可和真姬之间这奇怪的气氛吓到了。
空气又安静了几秒,
”那我们就进来咯。”
三年级的副学生会长希最快反应过来,
试着打破僵局。
妮可好像大梦初醒,微笑着招呼大家进来:
“当然当然,快来坐吧,大家都能来真是太好了。”
“哇塞,今天的妮可酱好有礼貌啊!”
穗乃果装作惊讶的样子,笑着说。
“这样不礼貌哦!”海未一边红着脸提醒穗乃果,
心里一边不满的想着:
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啊,天啊好羞耻。
“当然,宇宙第一偶像可是要很懂礼貌的!”
妮可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平静的说道。
“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布置得很漂亮啊。”
绘里一如既往的像大姐姐一样成熟可靠。
“没什么事了,我准备了零食,大家一起来吃吧!”
妮可今天也难得很可靠地说。
“我带来了蛋糕哦!”小鸟举起手中的蛋糕
“妮可酱生日快乐喵!这是礼物!”
“妮可酱,这是米饭的挂件和笔记本,还有一只和妮可你长得很像的很可爱的娃娃!”
“谢谢,谢谢大家!”
妮可耀眼的笑容感染着大家,
大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吃蛋糕,喝饮料,
很快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大家一起收拾好了研究社,纷纷回了家,
妮可最后一个离开,他抱着一大袋子礼物,
锁上研究社的门,转身的时候,又撞到了别人身上。
“是蓝色领结!”
她头都不抬,一下紧紧抱住面前的人。
“嗯……额……你不要这样!莫名其妙!”
被妮可抱住的那个人显得很惊讶
“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说,我不看你,你说吧……”
“唉,真是吃不消你。笨蛋,生日快乐,这是礼物。“
”哼,我可是前辈啊。“
”好好,妮可前辈,生日快乐!”
“算了你还是叫笨蛋吧,这时你才有的特权哦!”
……

【毒 一篇完】莫斯科郊外没有晚上

古韵灬秋风:

说莫斯科郊外没有晚上……的确很荒诞。
并不是说,莫斯科真的没有晚上。
从地理的角度想,这怎么可能呢……?
其实莫斯科夜晚的星,很美。
淡红色的花飘在河上,星空仿佛万华镜。
我没见过那么美的夜。
但对我来说……为什么没有晚上呢?
或许是,无时无刻都过得那么昏暗,无论早晚,我的眼前都没有光吧……也就没有早晚之分了,不是吗?
她说过自己的金发绚烂,无论白天黑夜都那么引人瞩目。太阳的余晖倾洒在自己的发丝上,她觉得十分美丽。
当然,我自己肯定不会察觉的吧?
我是那么迟钝,那么迟钝……迟钝到她已虚弱成那样都没有发觉。
我们的关系破裂了。
她在病床上,脾气越来越糟糕。
本来很愧疚的我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
她开始急躁,开始挑我的刺,她没有那么温柔,她变了,不是我所认识的园田海未……
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很烦,直到现在,我都厌恶回忆起她那时的声音。
最后那面,她的眼神不再那么灵动,还在用沙哑的声音不断地唠叨着。
心里的弦断了。
“你还有完没完?!”这是我,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最后一句。
我没有转身去看她,我不想……不如说是不敢看她。她的眼睛,憔悴无神。
看不到生命的力量,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
虚无缥缈。
恋爱是苦涩的。
过分的留恋此时此刻是无情的。
我没看见,她仰面躺在病床上,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个苦涩的微笑。
没机会了。
曾经放在她病床前的水仙,随着她一起凋零。
她是那么美丽……愈是美丽的东西,凋零得也愈快。
那年,你笑得那么开心,我那么宠溺;你18,我19。
如今,你的笑颜定格在灰白的照片上;你19,我却比你大了不知多少。
羞愧,自责。
绚濑绘里的灵魂随着凋零的水仙而去,留下自己的躯壳,一步一步,在没有了你的土地上寻觅着你与我曾经的记忆。
学校的樱花树下,青涩的爱恋。
夜里的小路,真挚的告白。
处处都充满着甜蜜的回忆。
……可是,我再也找不到你。
落魄地回到了莫斯科,只身一人来到荒芜的郊外。
此时此刻,不再担心外人的评价,规定的束缚,躺在草地上,终于有了勇气打开你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封信。
缓缓拆开淡蓝色的信封。
“绚濑绘里,敬启”
看着你那依旧娟秀的笔迹,不禁笑了笑。
“我是在病床上写下的这封信,或许也是最后一封吧……你刚刚才被我气走……啊啊,我真是贱呢……把我最爱的,或许也是最爱我的,唯一一个人气成这样……但我希望你离开我,忘却我,定然是最好的。”
“因为我也能感受到我的生命在衰竭……把你气走了,或许我去世对你也没有那么大的打击了吧,我坚信着这一点。”
“当然,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约莫不在了吧。”
“我不知道……不知道留下这封信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会让你更伤心吧,肯定的……”
“我很傻……我……也很自私。”
“因为我实在不希望你恨我……我用我竭尽的生命迫切地恳求着,在我离开以后,还有人会记得我。”
“的确很自私……”
“抱歉……但这也是最无力的话语。”
“绘里,我相信你不会忘记我,你会爱我……”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啊……哈哈。”
“的确是可悲了呢。”
“会有轮回吗?我依旧奢望着可以补偿你……”
“抱歉……真的。”
“手在发抖了呢,笔都握不住了……”
啊……海未的笔迹变得凌乱……我不禁抓紧了信纸,手心的汗也不顾去擦了。
仿佛又看见她瘦得可以见到胸廓的身躯……心揪了起来。
“绘里……我那样对你,真的不是本意……”
"我本希望在走之前还能看见你的笑颜……那是上帝给我的最美好的礼物……"
“但是……但是那会伤害你……”
“抱歉,”
“请记住:园田海未临终前也爱着绚濑绘里……”
最后的那几个字,她那么用力地写,信纸被刮破了,还能看到纸的边缘浸湿又晾干的痕迹……
看着这样的痕迹,本以为凉了的心,冰封着它的冰块开始消融。
啊啊……怎么回事……
……眼泪又止不住地从脸庞滑下。
我……忘不了这个笨蛋!
海未……海未……我好想见你……
海未……我好想抱住你,紧紧地抱住……
不顾一切地感受你的温暖……
海未……我忍不住了……
笨蛋!……笨蛋啊!
浑身颤抖地跪在草地上,在莫斯科的郊外大声哀嚎。
为什么留我一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要骗我?!
海未……海未……你知道那石碑有多么冰冷吗!
只有你这个笨蛋忍心撒手人寰了啊!
“海未——!”冲着天空一遍遍喊着你的名字……
将你召回天上的神啊,求求您……我的胸口就像撕裂了一般。
一直一直……我都和你在一起。
和你在一起,我会和你一样笑得很开心。
从前引以为傲的冷静与理智此时却悄然崩塌。
你就像天使,也那样忽然飞走了。
我的呼吸仿佛就要停止。
神啊……求您……我想要现在见到海未……迫切地,十分迫切地。
正恳求着的我早已泪眼模糊。
……
天黑了。
浑身冰凉。
无力地仰身躺在草地上。
泪水已经流干了吧。
哭到抽搐的身体也平稳下来。
看着蓝黑的夜幕,星是那么耀眼。
好像,好像你的眼睛。
回忆起你与我的点滴,还记得你最爱听我唱给你的那支曲。
我轻哼着那支曲:
【Что ж ты милая смотришь искоса
  Низко голову наклоня
  Трудно высказать и не высказать.
  Всё, что на сердце у меня
  Трудно высказать и не высказать.
  Всё, что на сердце у меня】
你在我身旁,看着我,默默不做声。
我想对你讲,但还有点难为情,留了点在心上。
【А развет уже всё заметнее,
  Так пожалуйста будь добра
  Не забудь ты, эти летние
  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
  Не забудь ты, эти летние
  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
长夜将过,天也蒙蒙亮。
我的好姑娘,衷心祝愿你。
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я люблю тебя ”

【短篇】【凛姬】太过耀眼

俄罗斯番茄:

双向暗恋,主姬视线。


非常鹅心的凛姬脑青梅竹马设定【这人好鹅心.JPG】【有些官方给出的细节做了一些改动】


BGM:ずっと【大概是这首歌给的灵感_(:зゝ∠)_】


什么我居然产粮了?!




她,在阳光下奔跑的身影,太过耀眼。阳光洒在橙发女孩的身上,仿佛成了点缀,她就像我的世界里的太阳。


我是西木野真姬,八岁时,母亲为了和南家的那位夫人能够更加亲近一些,搬家到了音乃木阪附近的街道,我有点害怕,我总是孤单一人......在原先的家,没有一个朋友,从小就被父亲强制学习医学,兴趣是弹钢琴,喜欢的东西是番茄,讨厌的东西是柑橘。


明明都是酸酸的味道,但是我更加热衷于富有光泽,红色的番茄。


朋友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钢琴就是我的朋友。


一直保持这种观念的我,在搬到新家的第一天看到那个女孩才渐渐转变。


有时候,我很喜欢把时间浪费在从窗户里向外看,每次到规定的读书时间,我在书房浏览过那些关于药物,脑外科,解剖的书本后,都会闭上眼,对于那些血腥可怕的画面,八岁的我习惯的接受,剩下的时间我会花费在望窗户上。


窗外的情景虽然没有之前家那里的花园美丽,但是这里的一切都生机勃勃,附近还有一个神社,这里是被神明大人庇护的地方呢,啊,来了一群男孩呢,好像在赛跑,真是活力十足,诶,不对,那之中有一个女孩,和男生一样的短发,一样敏捷的脚步,穿着也像个男孩,不过笑起来比那些没心没肺的男生可爱多了。


我注视着橙发女孩,有些入神。


突然,她回身,仿佛看见了我,送给了我一个无暇元气的微笑。


‘‘好像和她交朋友。’’


这个念头头一次在我脑海中浮现,但是那段时间,即使我发现自己和女孩在同一个学校里学习,还是顺路,她的家就在我家隔壁的隔壁,但是还是不敢用那些借口接近她。


听其他同学们说她很好相处,是个热情的笨蛋。


我笑了出来,心里生一种不可名状的感情。


殊不知自己的笑容在同学眼中是多么罕见的东西。


有了这个女孩,我开始适应这个地方,这里的鸟儿比金丝笼子里的叫的更清脆悦耳,隔壁是个非常爱吃米饭的小可爱,经常听我弹钢琴,稍微能谈上几句话,那个女孩,我们每天都见,以书信的形式,即使每天只有两三次的机会,即使顺路我们也不会走在一起,女孩最好的朋友是我的隔壁花阳,她们经常走在一起,我只能在她每天跑步时从窗里看她,有时会在窗台上摆上信或是什么新奇的东西,她也会有回信,回礼。


她的笑容就已经是无价的礼物了。


‘‘西木野同学,今天一起走吧。’’橙发女孩对我发起了邀请。


她没有先去隔壁找花阳,而是一早到了我的家门前。


‘‘诶?!’’刚出门的我大吃一惊,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激动,脸有些发热。


‘‘真没有礼貌,我差点就叫起来了!’’我在心里抱怨,嘴角却抑制不住上扬。


‘‘好吧。’’脸红应允,我的手就被她的手包裹住,手心很热,我猜我的脸会更热。


明明我是擅长钢琴的啊,我的手比她大才对啊,不过她的手心好温暖。


‘‘我是凛,叫我凛酱就行了,嘿嘿。’’女孩自我介绍着还不忘傻笑。


‘‘那...也不要叫我西木野了,直接叫名字吧...’’我别扭的背过身,赶紧把发红的耳朵藏进头发里。


‘‘哈,真姬酱真姬酱真姬酱!’’凛一下起了兴致,围在我的身边欢快的叫着我的名字。


像个笨蛋。


......


‘‘不是第一名吗?’’


父亲那句责备,回荡在耳边。


不顾母亲的劝阻,我跑进了卧室,关上门,一下倒在床上,本来在父亲面前忍耐的发红的眼圈得到了赦免——我大哭起来。


教养,优雅,学识,涵养全部都被我抛到脑后,只想放声哭出来,心中万分委屈,紧紧的抱住去年圣诞节圣诞老人送的小熊。


真是的,都是初中生了,哭的那么厉害算什么?


可是,眼泪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滴答滴答,我哭了一会后,又传来了比我哭声还要响亮的雨声。


外面一定下起大雨了,我悄悄地从窗户跳了出去,脚被粗糙的小路硌的很痛,我想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雨滴打湿了我参加比赛的绣满花边的雪白色长裙,那曾是我最喜欢的衣裳,现在被雨水无情的攻击着,湿透了的裙摆就是它败阵的证明。


没有人给我温暖了。


我想着,父亲从小对我的的严格要求,我忍了下来,可是这次我也撑不住了。雨水哭声,咸湿的水滴流进嘴里。


漫无目的地走,最终双腿好像灌了铅似的,一下砸在地上,满身的污泥。


这时候,冰冷的雨滴不再打在我的身上,周围变得温暖。


用尽全身的力气睁开眼,只能看见一个橙发的女孩撑着一把红色的伞。


好模糊啊,好想睡觉啊......


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父亲焦急的面容,和凛在一旁满含期待的目光。


‘‘真姬!’’父亲把我拥入怀中,说出了道歉的话语。


我,好幸福啊。


‘‘小真姬,以后不要逞强啊,凛可是为了这个,着急的冒雨绕着这里跑了五圈还多,不过小真姬没有事情真的是太好了。’’凛冲到了我的面前,有些用力的摇晃我的肩膀,然后突然又减轻了力度。


‘‘谢谢你,凛。’’我扯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为了小真姬,凛什么都可以做喵!’’凛突然又变得元气满满。


......


意识到自己喜欢凛,是在高一的时候。


我们加入了缪斯,帮凛解开了那么多年来的心结。


我渐渐有了朋友,凛变得好像没有那样的唯一。


可是凛在我心中还是第一重要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教室里弹钢琴的时候,眼前都是你我一起度过的景色,你的笑容,你的口癖,你的一切都好耀眼。[喜欢]的感情一再的膨胀。


我怕我忍受不住了这种痛苦。


写出的曲子一首一首只想送给你,如果有一天你能感受到就好了。


比凛还更早的出来,走廊,楼梯,毕业时我们的合唱都是我美好的记忆。


和凛一起练习时,脸红都是因为跑楼梯之类的谎言也越来越多。


想和凛一起欢笑,想在凛的怀抱里亲吻她。


很想说出来,但却说不出来。


那天,LOVELIVE结束后,无人的情况下,我紧紧的抱住了凛,大声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凛笑着看着我,扣住我的头,吻住我的唇。


最好的证明呢,凛。


在这个阳光照耀的坡道上我又遇见了你。


END






本来决定是BE来着然后觉得凛姬难道还不甜甜甜吗?_(:зゝ∠)_

[果鸟]病娇鸟

白茶白茶白w:

"嘛嘛~今天又杀了一个喜欢果果的人呢~小鸟今天好开心呢~″
小鸟笑得像吃了糖的小孩子
"嘛~今天是果果的生日呢~买什么礼物呢~″
当小鸟在想着买什么礼物的时候。。。
她看见穗乃果和海未在很亲密在保健室聊天,还看见海未摸了一下穗乃果的头
晚上
"呐呐~海未酱~为什么你要和我抢果果呢~我好生气好伤心啊~作为惩罚呢~小鸟我只能把你的头和手砍掉了呢~″
"谁让你的手摸果果的头呢~你的头就作为果果生日的礼物吧~果果一定很喜欢~″

【短】【绘姬】两个撩妹狂魔竟然在一起了?!

俄罗斯番茄:

恩...神经病向,有轻微的绘希凛姬【但是很神经病。】


很短。




两个撩妹狂魔竟然在一起了?!


西木野真姬,是个才貌兼备的大小姐,她还是偶像团体缪斯的成员之一,但是西木野真姬一直有个梦想。


想变成男孩子开后宫。


绚濑绘里,拥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美人,芭蕾舞常常在世界级的比赛上获得名次,同时,这位看似完美的人也是缪斯的一员,她也有一个和西木野真姬差不多的梦想。


开后宫撩妹子。


恩,虽然绚濑绘里和西木野真姬都是女孩子,但是并不能阻止她们想开后宫的愿望。


她们被粉丝也戏称为池面二人组。


每次西木野真姬听到女粉丝‘‘啊啊啊小真姬好帅我要死了快 ...快给我更多的小真姬。’’之类的话时,都会脸红但是心里很开心的卷着头发。


‘‘你再说什么?意味不明!’’


每次绚濑绘里听到女粉丝这种‘‘小绘里真的好帅,想嫁。’’的话时,她微微一笑。慢慢的走过去,用手挑起粉丝的下巴,认真的眼神会让人心跳加快,‘你已经着迷了。’’然后在女孩的鼻尖吹一口气。


看似她们每天都在撩妹,但是绚濑绘里还和西木野真姬有另外一个关系。


她们是师徒。


准确来讲,是西木野真姬用钱收买绘里教自己撩妹。


‘‘绘里前辈的帅气比我的要成熟的多。’’


‘‘好啊,小真姬,就让我来让你体验一下...’’


‘‘绘里前辈我不吃这一套的!!!’’西木野真姬的脸变得通红。


‘‘可是这样我怎么教你?’’绘里有些不解,放下了想要抚摸真姬头发的手。


‘‘那么就对缪斯其他队员做示范怎么样?’’真姬做出了一个提议。


‘‘嘛...也可以。’’绘里看着到手的小真姬跑了,心里有些失望。


.......缪斯在天台上训练的时候。


‘‘小真姬我一会去撩希,你就在旁边看着吧,别忘了学习。’’


‘‘恩!绘里前辈。’’


‘‘叫我小绘里就好了。’’


‘‘绘里前辈...//////’’真姬红透了脸。


‘‘1,2,3,4...’’


海未的声音响起来,缪斯的全员都排练着舞步...但是...绘里例外。


‘‘希,你的眼睛就像宝石一样闪烁,真是美好呢。’’绘里故意把脚步放慢,两人的动作暧昧至极。


‘‘为什么,莫名不爽。’’真姬卷了卷头发。


‘‘绘里里...’’希含情脉脉的望着绘里。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绘里观察着希的反应,心里盘算着,但是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一不小心就摸到了希的欧派...?!


‘‘诶嘿嘿...’’东条希笑了起来,绘里赶紧放开揽着希的腰部的手。


‘‘老娘揉你欧派哦!!!’’


‘‘救我!!’’


小绘里那天至少跑了一千米。


‘‘小真姬,学会了吗?’’第二天,绘里叫住真姬,挑起她的下巴,说道。


‘‘绘里前辈...这样的动作好奇怪.../////’’真姬的脸红得像番茄。


‘‘你美丽的脸庞让我着迷呢。’’绘里靠近真姬,鼻息轻轻的搔弄着真姬的耳郭。


‘‘绘里...不要这样...’’


‘‘该练习了呦。’’希走了下来,看见了这一幕。


‘‘我什么都没看见!’’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绘里前辈真是的...我还要撩妹呢,今天的目标是凛酱。’’


‘‘那孩子应该比较温顺吧,撩凛还算比较简单的吧。’’绘里看着真姬的小动作和逃避她的眼神,有些想笑,同时内心好像被触动了。


‘‘今天的练习量好多啊喵,好累啊,肚子都饿了喵。’’傍晚,凛伸了一个懒腰。


‘‘那个...凛,我家有一个非常昂贵的蛋糕...要不要去?’’真姬红着脸发出邀请。


‘‘可是凛想吃拉面喵...’’凛好意的拒绝了。


‘‘我家的别墅附近有一个中华料理店...那里的拉面...’’真姬还未说完,凛就抱了上去。


‘‘凛要去!’’


‘‘顺便我还管车接车送哦。’’真姬得意的卷起头发。


‘‘西木野财阀的车,要坐吗?’’


......


然而那天她们只是单纯的去吃了拉面。


......


‘‘绘里前辈...我真的学不好撩妹啊。’’真姬烦躁的看着眼前的人,嘟起了嘴。


‘‘小真姬我觉得你可以考虑我。’’绘里过去,走近真姬,用手把真姬的发梢卷了起来,并吻上它。


‘‘绘里前辈...////’’


‘‘你的完美的气质迷倒了我。’’


‘‘///////’’


‘‘我想亲吻你的唇,那触感一定会像亲吻花瓣一般美好。’’


‘‘/////////’’


‘‘你身上的香味,让我上瘾,就像毒品一样,但是我离不开了。’’绘里继续说着,舔了舔真姬的耳垂。


‘‘绘...绘里...’’


‘‘我想让你更加幸福一点,真姬。’’


绘里的手慢慢的解开了真姬胸前的领口,内衣若隐若现。


‘‘不要这样做...’’


‘‘小真姬也喜欢我的吧?’’


绘里的手指伸进真姬的嘴里,口腔的温度让绘里感到舒服。


‘‘我爱你。’’


两人同时出声,这个夜晚,将是属于绘里和真姬的共舞。




结尾画风突变了_(:зゝ∠)_


很短。


艾特一下同样绘姬双本命的好基友@番茄小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