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训诫|lovelive同人】一如最初时(海未x小鸟)

日边Nicole:

训诫预警!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黑化海预警!
不懂的请百度或直接按返回键!
确认无误后再拉下进度条。
不要骂我...




——————————华丽丽的分割线——————————








(那啥,海未的人设彻底崩了x.写得乱七八糟的。)


引子


---------------潦潦草草,试卷飞舞,字里行间;
         昏昏沉沉,之乎者也,乘除加减。
         每每抬头,你总是微笑着,似乎在说“小鸟,我就在你身边....”


--------------练习射箭的艰辛谁人能懂。
        奈何弓道路漫漫,上下难求。
        我堕落,迷茫,甚至想要放弃时,你却总是在一旁鼓掌。“海未酱最棒了!”



一、


春色正好,樱花飞舞,有风吹来。
走出音乃木坂的校门,穗乃果想象着自己与μ's的另外八人一起,在lovelive中登上新的舞台,实现她们的梦想。
扔下书包,脱下外套,展翅般扬起双手,追逐着樱花向前奔去。
“Yes!Do!I do!I live!”
她卷起衬衫袖子,抬起头,脸上带着璀璨的笑意,满是憧憬和向往。


“啊!”
穗乃果失足摔下了台阶。她捂着腿,疼得脸色发白。刚才对即将到来的lovelive的美好幻想,也顿时消失于无形。
“穗乃果!”深蓝色头发的少女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
“小果!你没事吧?!”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拉住她的手,软萌好听的声音中满是焦急。
“我...我没事。”看着被自己急出满头汗的闺蜜们,穗乃果强忍腿上的痛,艰难地对她们挤出一个牵强的微笑。


但回答她的是敲到脑门上的一下栗凿。“这么快就肿起来了,还说没事。”海未嗔怪到,“小鸟,我们快带穗乃果去医院。”
两人扶着穗乃果,一步一挪地把她带到医院。


----------医院里----------
“哎对....小果,慢点慢点,把腿摆过来..........抱歉弄疼你了.....小果忍一忍.....嗯对就这样....”小鸟细心地带穗乃果拍X光片。
影像科室外,是来回踱步的海未。
被折腾到不行的小鸟终于扶着穗乃果出来了。三人坐在一起等片子,气氛却格外沉闷,并没有和往日一样说笑。
“小鸟酱....”穗乃果小声喊到。
“小果还很疼呀?忍一忍。”
“嗯。。小鸟酱我想喝水。。”
还没等小鸟回应,一言不发的海未就把穗乃果的水杯和面包一起放到她面前。


二、


接下来仍是长久的沉闷。
她们就这样坐着,直到小鸟觉得自己就要睡着了。这时她看见医生拿着穗乃果的X光片向她们走过来。
“大夫,她的伤势如何?”小鸟和海未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医生把她俩带到一边,用铅笔上的橡皮那一头指着片子,“左腿小腿处骨折。”他顿了顿,“不是骨裂,就是标准的骨折。”
“小鸟酱!海未酱!”听到自己骨折,穗乃果不顾腿上的疼痛,大声叫喊了起来。“怎...怎么办?即将到来的lovelive呀...”


“小果......”小鸟走向穗乃果,不知该说什么。
“那要如何治疗呢,大夫?”一旁,海未拿着穗乃果的X光片,仍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先去打石膏吧。而且,需要静养几个月。”医生说这话的时候,淡淡地看了一眼近乎崩溃的穗乃果。


手术室。(我记得打石膏是在手术室呀...)
“啊好痛!”穗乃果不安分地乱动。
“小果忍着点~”小鸟拉着穗乃果的手,拍拍她的背,试图减轻她的痛苦。
“怎么办?!我不能参加lovelive了!!”穗乃果含着泪,失望地说乱扑腾。
“穗乃果!这全是你自己造成的。今后,看看你还会不会不稳重?”海未想说句软的,但她的语气还是很强硬,句句都是在责备穗乃果。
“没事的小果,你不能参加,我们也都不参加了。”绵软好听的鸟音。


海未看了那两人一眼,走出了手术室。
打好了石膏,她们准备离开医院。
“小果能走么?要不我去借张轮椅来??”
没等穗乃果点头,海未就拉住了小鸟。“小鸟,你对穗乃果太好了”继而转身,“穗乃果,拐杖拿好,自己走。”
“嗯不要么海未chan.....”
“.........”
最后穗乃果还是被小鸟推回去的。


三、


--------偶像研究部--------
“小鸟......你是说,我们不参加lovelive了?”花阳来回搓着手,眼里隐约可见泪光。
“诶?!不参加lovelive?!怎么可以这样喵??!”花阳身边那个高一些的少女跨到小鸟面前,颇为不满的语气,埋怨着她的小鸟学姐这不负责任的决定。
“花阳,凛chan...你们听我解释呀...”小鸟强颜微笑。
“南小鸟...你是认真的吗?”双马尾的少女努力蓄力。。“如果你是认真的,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她从椅子上跳起,冲向小鸟,“妮可觉得你就是认真的!”
“妮可!冷静点。”一个红发少女抱住了向小鸟冲过去的妮可。


“大家请稍安勿躁。”身为学生会长的绘里平静地说。
“小鸟。”绘里身边的希发话了。“我们知道穗乃果受伤的事了。但是,你为何执意不参加lovelive呢?”
“对不起...小果的腿骨折了,很严重......她...我...这个......那个...然后......所以...小果和我...不希望...台上...只有8个人...”小鸟低着头,的声音越来越轻。
小鸟支支吾吾,却没说出什么。她难为情地跑了出去。
“各位,真的对不起。”海未站起来微微鞠躬,“小鸟她为穗乃果的事太伤心了,请理解她一下———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都很伤心呀。”她顿了顿,“所以,至于lovelive的事,还是,算了...我们毕竟不是一心为名次的人,对吧?”
她们相顾无言。


大家都回教室了。海未缓缓地从偶像研究部走了出来。
“小海,谢谢你帮我解围。”还是那好听的声音,原来小鸟一直站在门后。
“待会午休的时候,我们再去练习。不去屋顶了,去舞蹈房。”海未关上门。
“还练习呀?不是不参加lovelive了么......”
“我们是学园偶像,怎么能随随便便停止练习?又不只是为了一次lovelive。走,回教室吧,要上课了。”海未拉起小鸟,向教室走去。


四、


中午。
窗外晴朗的天空中,有稀疏的白云。几只飞鸟,寂寞地拍动着翅膀。
舞蹈房的一面墙是镜子,春日的阳光一照,便是一片流光溢彩。
镜子把阳光分割成小块的快乐忧伤,化作不规则的形状反射到两个少女身上。


“1,2,3,4,
5,6,7,8”
“2,2,3,4,
5,6,7,8”
海未拍着手数拍子,小鸟在教室中央跳跃着。


“小海,能休息一会儿么?”好听的少女音中夹带着细细的喘气声。
“不是刚休息过么?”
“我已经很累了......”小鸟说着,坐到旁边。
海未,你一直在数拍子没有跳,当然不累。
别人都在上自修,但我被你带到这里。你只要往这一站,我不情愿又能怎么样,只能一个人练跳舞。
小鸟忍着没把这些话说出来。


“做学园偶像对体能的要求很高,你不是早就知道吗?起来,再把start dash过一遍。”
小鸟并没有理会海未。
“啪”藤条破风而止,落在小鸟的后背上。与此同时是海未的低吼“快点跳呀!”
小鸟吃痛,惊恐地站起身,见海未的手里握着从弓道部拿来的藤条。
“嗯......我跳...”


她站回原来的地方,咬咬牙。不就是再跳一遍舞吗,她想。
原地弹跳,跨步,交叉出拳,振臂,收腿。
“啪”海未手中的藤条又落在小鸟的背上,“手抬高点!”
嘴角微微抽动,小鸟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
“啪”,“再高点!”
背后是一阵阵的疼,小鸟继续重复着那几个动作。
真是的,怎么这么疼呢。
海未,你为什么要打我?
小鸟在心里默念着,脸上的汗滴落到地板上的轻微声响一次次被用力踏地板的声音盖过。
“啪,啪”
连着两下落到了同一个地方。随之是海未的训斥“你又走神了!”


委屈地继续跳舞,小鸟每做一个动作,背上就狠狠地疼一下。
然而小鸟一旦有动作不标准,海未手中的藤条,就又会抽到她的背上。
反反复复,终于跳完了start dash。
海未放下藤条,挥挥手,“暂时先练到这里,放学后继续。”


更衣室里,小鸟脱下练功服换上制服。她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背上的打痕,一道道肿起来,触目惊心,不碰时一跳跳的疼,用手按上去就变成一抽抽的疼。
她把手放在背上,无奈地笑了。
笑笑笑,还笑呀。
嗯。反正,又不能哭。
她每触及一下背上的伤,都感觉心在一揪一揪地疼着。
海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小鸟缓缓地扣着衬衫扣子,眼前慢慢地朦胧了,似蒙了一层雾。


五、


一整个下午的课,小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的。
伴随她的,是背上的疼,和头脑里的恍惚。
特别是,在抬头看到左前方的海未的时候。
终于,放学铃声响了。
以往最欢快的声音,今天听起来,却格外刺耳。似挑衅,似嘲讽。


慢悠悠地收好东西,小鸟没换衣服,直接走到了舞蹈教室。
海未已经在等着她了。见她进来,“小鸟,我们来把start dash合一遍。”
小鸟没说什么,脱下西服外套放到一边。海未拿出手机放伴奏音乐。
Start dash的前奏响起来了。
对着镜中的自己,小鸟使劲地微笑着,微笑着。


第一句是小鸟的独唱,“羽翼还未丰满的小鸟”
双臂回旋,小跳步,展臂,收。
这就是舞台上的她,只是她脸上的笑,总显得牵强。
因为,手臂的动作总是扯起背后的疼。


“向着远方,DASH——”
“Hey!Hey!Hey start dash!”
小鸟卖力地唱着,跳着,笑着。悄悄瞄一眼旁边的海未,却没看清海未脸上的表情。
伴奏声戛然而止。
“小鸟,你舞步还是不到位 。还有,唱歌不要总是抢拍。你都这么久了,难道能力就这么差?待会儿我们再来一遍。”
词是你作的,舞是你编的,对不对不都是你说得算么?
我已经很拼了,但你今天为什么一定要对我这样,还要这样说我?园,田,海,未。


“我不跳了。”小鸟猛一抬头,既而向海未大喊:“反正,都不参加lovelive了,今天你是怎么了!!”
小鸟夺门而出。
但她还没跑到楼梯口,就被海未一把拉住,直接拽着胳膊拉回舞蹈房。
速度之快,使小鸟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海未就把她往镜子前用来练压腿的扶杆上一扔,“自己撑好!”



六、


小鸟还没反应过来,差点一头栽到镜子上。
海未却已经拿起藤条抽了下来。不同于中午的责打,海未绝对是使出了她拉开弓弩的力气。
“咻————啪!”
“咻————啪!”
“......”


打破傍晚的舞蹈教室的宁静的,是藤条划过空气的清脆声。
淹没小鸟的轻声呼痛的,是藤条抽在身上的沉闷声。
小鸟的身形已经开始摇晃了,汗水把她干净的白衬衫分割成一块一块。隐约可见她白皙的背脊上的鲜红色打痕和青紫相间的淤伤。
她咬着嘴唇睁开眼。眼前的那层雾气,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透过这雾气,小鸟在镜子中看见了狼狈的自己,和挥舞着藤条的海未。


海未...海未她是不曾这样对自己的吧?
确实是。小鸟感觉木制的把手已被自己攥出了汗。
只记得当时穗乃果说要放弃当学园偶像时,海未一巴掌打醒了她。
那时....小鸟在海未的双眸里,看见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神色。
她淡橙色的瞳仁不自然地缩紧,且不停地颤抖着。
同时,有一颗颗的东西从她的眼眶中滚落。
在下午的阳光下,它们亮晶晶的。


“啪。”
小鸟的思绪被再一次落在身后的藤条打断。
这一下盖上了之前的伤痕。
太疼了,太疼了。大脑不自觉地空白了几秒。
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喊出来。
现在,也有晶莹的东西从小鸟的脸颊落下,一滴,两滴,三滴......
它们的温度,是滚烫的。


海未停了手。若无其事地问:“疼不疼?”问完,又是一下。
平时很少会哭的小鸟,此刻泪水已决了堤。
“放开我!园田海未!
你这都是为什么?!
那天在医院对受伤的穗乃果那么凶,今天又这样伤害我!”
问我疼不疼,这不是废话么。
凭什么,什么都是你定的?!
小鸟的声音,从呜咽变为嚎啕。
后背热油泼过一般的的疼痛,让她头脑中一片空白。
良久,小鸟无力地撑在扶杆上,单薄的身影让人心疼。


“诶,该歇够了吧。快起来再跳一遍。”小鸟耳边传来海未不带温度的声音。
于是,她又义无反顾地冲出门。
但她还是被一把拽了回来。
小鸟是作好了再被这个近乎发疯的海未抽一顿的准备的。


七、


“呃啊......”小鸟被一只有力的手推了一把。
背撞在了墙上,她疼得眼前一黑。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感受到一块柔软的、带着香气的手帕在擦着她的眼泪。
然后一双手臂拥住了她。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小鸟想躲开,想挣脱,但还是被紧紧抱着。随后一滴滴亮晶晶的,带着温度的东西,滴到她脸上。
还有一只柔软的手,在轻抚她背上的伤处。
刚刚停止哭泣的小鸟,泪水,又刷地流了下来。


“小海......”她无力地喊到。
“小鸟...对不起,小鸟酱。”


向来说话用敬语,不爱喊昵称的海未,第一次称呼小鸟还加上一个“酱”字。
“小鸟酱,我真的是太冲动了,伤到了你,真的对不起。
你看到我那天对穗乃果态度不好,
但你知道我得知穗乃果骨折时,有多么急,多么担心吗。
今天早上,你执意不参加lovelive时,妮可她们,也都是又气又急。她们不能理解的是,原本善解人意的小鸟,怎么突然就变得那么固执。
我也不例外。
小鸟,我理解你,我知道在穗乃果没有为自己着想时,你一直都在为她着想。
穗乃果她虽然不能参加比赛了,但还是期待看到我们8人可以取得佳绩的。
而且,这是绘里、希、妮可最后一次参加lovelive的机会。”
小鸟把头埋在海未怀里,缓缓开口“小海,我知道了...”


夕阳斜射进舞蹈教室,柔和地照在相拥着的二人身上。
太阳的余晖倾洒,不经意微风阵阵,总让人不住回想。
每逢走过樱花灿烂的时节,让她想起初见她时,樱花也正满树盛开。
她们初次相遇相识,也是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春日黄昏。


耳畔细浅吟,
过往恍再现。
昔日身影层层叠,
环绕心间未曾离。
暖暖熏人意,
一如最初时。
往昔点滴久铭记。


尾声


一周后的黄昏,教学楼的屋顶上。
μ's除了穗乃果外的八人,在一遍遍地练习着start dash的舞步。
汗水晶莹透亮,樱花染红夕阳。


————羽翼未丰满的雏鸟,终有一天会搏击长空。
“因为我还是决定放手去做!”
————雏鸟的羽翼已经丰满,该是展翅飞翔的时候了。


终于到了登台的日子。
“大家好,我们是音乃木坂高中的学园偶像μ's。我们有九位成员,但今天由于特殊原因,只来了八个人。但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
耀眼的镁光灯把光芒打在少女们身上。一曲start dash终了,余音绕梁。
在会场的角落里,腿上打着石膏的穗乃果,与人群一起,含着热泪用力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