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鬼碰鬼

白衣:

“——是,咱要去市区,再往左拐、麻烦您了。”
“明白了……不过大晚上的小姐你还在外面,最近世道也不太平,要小心点哦。话说你和我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很像啊。”
“……诶嘿……不用担心啦,别看咱这样,走夜路的时候可是没有什么人敢靠近咱的哟?”
 
 
……在少有行人来往的深夜,一辆出租车却照常的运作着。
车内的司机与女乘客也不知是为何,相谈起来感觉就像是久别不见的高中同学一般。两人从以前的学生时代、到现如今东京这块儿的世道……可谓是聊的无比投机…… 不过吧,虽然这场偶然的相遇很愉快,但这场旅途也该有个头了。
 
  
   
 
 
 
“……因为呀……呵呵。并没有什么人敢在晚上看咱的脸啊。”


说到这儿,在副驾驶的女子脸上和双手的皮突然一片一片的往下掉。而随着她转头看向司机——在那一头扎着大麻花辫的紫色秀发之下,却是一副完全被烧焦的骇人面孔。
出租车上的气氛一下顿时剧变——想想看,在昏暗的车灯下,刚才还是一个坐在副驾驶上的丰满美女,转眼间就变成了个近在咫尺的恐怖女鬼——这要是换成其他人肯定会吓个半死吧……不过。
  


   
“……这样啊。”


开着车的司机看了眼面前女鬼的样貌后,出人意料却并没有半点惧色——车速非常平稳的逐渐减缓,最后停在了路边。


“……啊咧?”


而吃惊于对方反应的女鬼,就算露出的是被灼烧过后的可怖容颜却也能从其面部肌肉的表情中感受到了惊讶。与此同时……停车后的司机则缓缓的转过头来,脱下了头上的司机帽——那炫目的金发就算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光彩依旧,可是头发下的那张脸肤色却渐渐变暗、舌头也伸出了嘴外,变成了窒息的人所特有的一张痛苦的青脸。
 
 
“……”
“……”
   
 
……有着这样容颜的二者尴尬的互视着。
 
  
 
 
“——你…你也……变成鬼了啊?”
“这话是咱问你才对吧……你是什么情况啊?”
“吃巧克力太急噎死的……我还想说你是最不可能变成鬼的人啊。”
“听起来不错…咱是烤肉的火炉突然起火爆炸了。”


……
然后她们一齐默默的移开了视线,低下了头……随后各自恢复了行车前时那尚为人类般的容颜。
 
 
是吧,这种相遇也太尴尬了,二人居然同样是作为女鬼的同事,而且——
 
   
    
 
“——那就……好久不见啊,希。话说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去神社吗?”
“嗯……只能说大明神还挺宽容的吧?绘里亲你呢?”
“我这里……白天躲在家里避阳,晚上再出来接客赚钱买巧克力。顺便吓吓人……补阴气。”
“诶——其实阴气的话,在神社那边早晚都很足哦?有空的话你也来咱这里走走嘛。或者是晚上去音乃木坂……”
“……你还记得你以前是哪儿的学生会副会长来着的吗希?”
“……那大晚上开夜车的你还记得怕黑这回事吗会长大人?”
 
 
 
——而且,还真的是——久别不见的高中同学。


而话说回来,希这种活着时就是通灵体质的人就还算了、连绘里这种有着大才的人如今居然都沦落到开鬼车赚钱(起码变成鬼之后这样比较省事)的境遇了……多多少少让人唏嘘呀。
 
……不过,既然是同学还都是鬼——
 
 
 
 
 
 
  
 
“……那我还要付给你车钱吗绘里亲?”
“——必须得付,而且只能给现金……因为冥币我没法拿去买巧克力。”

评论

热度(3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白衣(cnmua,我还不能这么快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