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光倫】服を交換

咕噠唷Yosan:

復健練習,短又不知所云真抱歉。


其實本來設定的時限是一個小時的......果然是不可能呢(笑),結果花了快兩個小時。


選了第四個題目的交換衣服。


其實白襯衫的精隨要在後半段飆車才看的出來(你),有人要看的話再繼續寫好了。(其實是因為時間太晚了寫不完)









--------------------------------








「真是、為什麼要做這種無聊的事……」


嘴裡念念有詞,八神輕皺著眉,整了整剛套上身的白襯衫。扣上胸前從上數下來第二顆扣子時,過度的寬鬆感讓八神嘆了口氣。


「真是……」


儘管抱怨的聲音沒停過,八神還是套上比起自己喜好的款式還要女性而素雅剪裁的長褲,大腿處緊繃的感覺又讓八神不快的哼了出聲。


「喂……りん~換好了哦?」


邊喊著,八神走回客廳。


被喊著的人正坐在面向門的椅子上,雙手撐著椅面,一臉期待的看向八神。


遠山早已套好黑色長袖素T恤和花紋長裙,胸前的衣料繃得多緊已經是誰都能發覺的程度。


「啊~好適合~」


遠山雙手合十,愉快地說,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真、真是……哪裡適合啊……」


既感到尷尬又有點害羞,八神別過臉,搔著頭。


「才不呢、很好看!」


遠山繞到八神的面前,直直盯著八神的雙眼。


「不、適、合!りん也是,我的衣服一點也不適合りん啊!」


「是嗎……?除了胸前緊了些之外,我覺得很好啊?」


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胸口,遠山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八神。


這次八神真的是太過無奈地大嘆了口氣。


「……是、是,りん的身材很好,我已經知道了。」


八神轉過身,大大地攤開雙手。


「诶、不、不是那個意思啦!」


故意為之的惡作劇果然讓身後的人慌張了起來。


八神勾起了嘴角。


「已經可以了吧?我要脫掉了。」


沒等到りん的回應,八神已經解開下褲的扣子,讓早就繃得難受的腿得到紓解,成了只穿一件下褲的、一直以來習慣的樣子。


無視りん感到惋惜的嘆息聲,八神無所謂地將長褲往沙發上一扔。


「真可惜……明明很適合……」


「就說了不適合!真是、我才剛回國就這樣整我嗎……」


一邊抱怨著,八神躺在了沙發上。


「……要喝咖啡嗎?」


「嗯~麻煩了~」


漫不經心的回應,八神瞪著天花板。


 


 


 


將近一天前從法國遊戲製作公司的工作中解脫,回家拉起行李就跳上計程車直奔機場。


遊戲開發結束後,到新遊戲開發前有個不長不短的空檔,似乎是每間遊戲開發公司都會面臨的狀況。


法國的同僚們大多安排了和家人一同旅遊的計畫。


八神呢?要怎麼辦?


銀髮的上司這麼問我。


雖然也想過自己在法國旅遊個幾天。


要不然、回日本一趟吧?


銀髮的上司微笑著。


雫說,有人在等八神。


……葉月さん真是大嘴巴啊。


還記得當天和りん通電話時,話筒那頭明明哽咽卻又故作鎮定的聲音。


但是,我的公寓已經退租了。


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國,讓房東為自己留著屋子總是不太好意思。


那……總之先來我家住嗎?


電話那頭的嗓音似乎繃緊了些。


嗯、好啊。


僅僅吐出幾個音節,電話那頭傳來了欣喜若狂的感情。


 


 


 


咖啡杯放到桌上時敲出了匡噹的聲響,將八神的意識從回憶裡拉了回來。


遠山坐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剛好是往後一倒能躺在八神肚子上的位子。


「所以說,為什麼我才剛進門,就說要玩什麼交換衣服的遊戲啊?」


盯著遠山的後腦杓,八神故作不悅的問。


「沒什麼啊,只是一時興起。」


帶著笑意,遠山這麼回答。


「是嗎?」


「コウちゃん就、當成是那樣就行了。」


「是嗎。」


沒有再繼續追問,八神閉上眼。


短暫的沉默後,八神動著唇瓣。


「雖然一直都有通電話,不過這樣面對面還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


挪動身子,八神坐到遠山身旁。


「嗯……好喝……」


「謝謝。」


盤起腿,八神微微低下頭。


「りん、稍微瘦了點嗎?」


「稍微、吧?」


「沒有好好吃飯嗎?」


「有吃吧、姑且。」


「喂……這樣怎麼行?」


「工作很忙嘛。」


「這種事我也知道,但是……」八神停頓了下,拽緊襯衫的下緣,「りん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


「那是、我要說的話才對吧?」


這麼反駁著,遠山笑了出聲。


感覺到臉頰正逐漸發燙,八神晃了晃頭,一鼓作氣將梗在喉頭的心思化作句子。


「雖然我在的時候也好像幾乎沒有好好照顧過りん,不如說都是りん在照顧我,我也只是一直和りん撒嬌……唔……所以……」


即便話語因為心虛而漸漸縮小的音量,遠山仍是好好的聽見了。


「所以?」


於是能夠,壞心眼的捉弄著臉頰早已紅透的八神。


「……真是……之前也說過了不是嗎……」


「既然如此,這次也能好好說出口不是嗎?」


看向頭上彷彿長出兩個惡魔角的遠山,八神大大的嘆了口氣。


「りん如果有什麼狀況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因為是、最重要的人嘛……」


看著八神紅透的耳根和為了掩飾害臊使勁搔頭的樣子,遠山笑了出聲。


「真是、不要笑了!」


「因為コウちゃん的樣子非常可愛嘛,連我沒想到的事都又說了一次。」


遠山又笑了起來。


「喂!太狡猾了!還不都是りん要我說的!」


「要說狡猾的話,告白之後就飛往法國的コウちゃん才狡猾不是嗎?」


「唔……」


「真的,很狡猾……」


遠山脆弱的笑臉,讓八神愣了一陣。


「……抱、」


歉。


在下一個字說出口前,遠山用食指抵住了八神正要開合的嘴唇。


「別說。」


遠山搖搖頭。


「コウちゃん沒有做錯什麼事。」


說著,遠山將身子又靠近了八神一些。


「我只是想撒撒嬌而已,抱歉呢,對コウちゃん惡作劇。コウちゃん追尋夢想的樣子,我想要一直支持下去。」


遠山垂下頭,瀏海遮擋了雙眼。


「所以,通電話的時候,我總是沒說。」


再抬起頭,遠山的眼眶已經有些濕潤。


「本來現在也不打算說的。」


遠山笑著,眼淚從臉頰滑落。


僅僅是自然反應,八神撫上遠山的側臉,以指腹抹去眼淚。


「但是,看到コウちゃん之後,就再也沒辦法忍耐了。」


撫上八神的手背,遠山的手有些顫抖著。


「沒關係的。」


掛著一貫的爽朗笑容,八神回應著。


「りん想做什麼都可以。」


幾乎是傻笑著,八神看向遠山。


「我也想,成為能讓りん依靠的人嘛。 」


眼淚又滑了下來,遠山緊抱住八神。


「我、真的……」


「嗯。」


「很想コウちゃん……」


「嗯。」


「很想一直待在コウちゃん身邊……」


「我也是哦。」


「所以、起碼現在,讓我撒撒嬌……」


「可以哦。」


「……太犯規了……」


「……诶?」


「コウちゃん這麼帥氣的樣子,太犯規了……」


「诶、诶?」


「想接吻。」


「诶……」


「想做比接吻更多的事。」


「……哈……可以哦。」


「……很不情願的樣子呢。」


「因、因為很害羞啊!」


「不想嗎?」


「不、不是!」


「那就是想囉?」


「呃……」


「原來如此。」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りん真是壞心眼!」


「哈哈……抱歉、抱歉。」


遠山捧著八神的臉頰。


「那、再一次。」


這次沒有了壞心眼的惡作劇,遠山將自己的唇,覆上八神的。














光倫 1(其實是0.5吧)/1







评论

热度(39)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咕噠唷Yos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