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转载文章一律不会删除
毕竟已带作者带出处带原始链接且未改动未转出此网站范围
应用功能规划不全面不应由用户背锅
转载也是lofter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符华中心向】若你呼唤我名

南寒星:

#时间节点是游戏符华外传后


#情节捏造有


#Bug有


#如果有兴趣的话BGM:Weight of the World


#留条评论不,朋友?






早上六点四十五,A级女武神符华和往日一样准时地从素色的床上撑起身,并未在意一丝轻微的头痛。
整理床铺,洗漱打点,束起发辫。
镜前,少女凝视着手上的精卫鸟发饰,思维飘散了出去。上次回溯记忆寻找球形电脑的线索,回忆起了丹朱,沧玄。然而不如说,想起的只是“自己曾是她们的友人,自己和她们一起在数万年前活过”这一残破的片段而已,她自己对此却几乎没有任何实感,更别说相信红发仙人就是自己。漫长的时间早已冲刷掉她对过往经历和自己来源的记忆,自己就像失去了根的浮萍,在半空中漂浮不定。


晨跑,早餐,最后是回教室自习,有条不紊,如同精准的秒表。
走廊上,符华迎面碰上了琪亚娜一行,芽衣正拉开吵闹着快要打起来琪亚娜和布洛尼亚。她向芽衣示以同情的一笑,“早上好,琪亚娜、芽衣还有布洛尼亚同学。”
但一伙人却像是没有注意到她似的走向了食堂的方向,符华只当她们只注意着玩闹去了,也不甚在意。


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即使集中注意力在手上的《崩坏纪年》上,符华仍然感觉到教室里不时有人向她的座位指指点点。
是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符华不自然地摸了摸侧脸,又偏过头去看玻璃上的倒影,一切正常。
顺着夏日的清风,符华隐约捕捉到了“书页”,“翻动”,“风”这几个意义不明的字眼。


事态飞奔出正轨是从上课点名开始的。
“符华。”
“到。”
“符华,还没来吗?”
“老师,我在这里。”
“恩...有谁知道符华同学今天是否请假了吗?”
“嘻嘻,原来连班长也会有缺勤的一天啊。”是琪亚娜的声音。
“老师,琪亚娜同学,我在这里,你们...看不见吗?!”符华有些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迎来的是全班同学惊异的眼神。
不,准确来说,那眼神并非指向她,而是她的椅子。
“椅子自己动了诶。“
“好可怕...“有几个胆小的女生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缩在门边
“灵异事件?”
符华倒吸了一口冷气,没错,的确是灵异事件,是她在在所有人眼中变得如同空气的灵异事件!
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翻动的不安,符华冲出了教室,留下身后作响的铁门和沸腾的学生。

校长办公室,德丽莎正在和姬子分析近期崩坏兽出没规律。


“德丽莎校长!还有姬子少...” 


符华没有再说出最后一个字,她已经看到了学院长蔚蓝色的眼眸中所倒映着的....


——那里没有她,只有苍蓝色的投影屏向她嘲讽的挤眉弄眼。



“姬子,刚才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很冷,就像是丢失了珍贵之物的心情。”



符华在圣芙蕾雅的校园小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乱成一团。
这是一场梦吗?还是谁的恶作剧?或者又是奥托耍的什么把戏?又或者。。。。
她不敢再想下去,
万一,符华这个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呢?
从她的相貌,到记忆,再到存在,都是虚假的吗。
少女混沌于自己的思路里,丝毫没有发现身边环境渐渐的暗了下来。
在那片混沌中,她看到了过去遇到的所有人,琪亚娜,学院长,姬子;塞西莉亚,幽兰黛尔;天命骑士卡莲,奥托;连山,姬轩辕...最后是海滩上正摆弄着什么的丹朱姐妹。
莫名的悲戚忽然涌上,符华淌过海水向她们走去,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当是再看一眼故去的旧友。


正把玩着一个小泥塑的丹朱突然抬起了头,眼中闪出欣喜的光,
“赤鸢,你来啦!”
少女眼珠轻颤,“?!丹朱你...能看见我?”
丹朱不满的凑上前来,“这是什么语气啊,我当然能看见赤鸢啊。”少女忽又收起了撅高的嘴唇,绽开单纯的笑颜,“不过赤鸢,真的好久不见了啊,最近过得怎么样?没有像以前一样总是勉强自己吧?”
符华想起早上的事,伪装作无事的笑容变得勉强了起来,“我...很好。”
一只手忽然安慰性地搭上她的左肩,是沧玄。
“赤鸢,”姐姐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你经历着一次重大的危机,如果不能击败它,你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然后,你的存在会被彻底抹消掉。”

“那个力量想要把你从我们的记忆中消去,但是我们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么温柔善良的赤鸢呢?”丹朱纤细的手指摩挲着手上的泥塑,那是她送给赤鸢的第一个手办形象。
“我们可不会败给比我们小五万年的存在。”沧玄说着,目光渐渐锋利了起来,“要是有机会,我可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欺负赤鸢的黄毛丫头。”


“赤鸢你一直觉得,我们离开了以后,只有你是我们存在的证明,对吧。
但是,也不要忘了,我们也是赤鸢你存在的证明啊。因为,我们在一起经历的一切是不会消失的啊。”丹朱轻轻地执起符华的右手,同时沧玄也把手搭在她的右手上,温暖的力量渐渐从肩头流入,“我们会用我们残余的力量你送回到你的世界。一直以来都是赤鸢在帮我们的忙,这次,就交给我们就好。”




丹朱姐妹一红一蓝的力量渐渐充盈了身体,伴随着这股力量的,还有姐妹俩替她保存着的,她们三人的记忆。过去的一切渐渐清晰、充实了起来,她们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在符华的脑海中比任何时候都要雄辩地证明着她们的友谊,和她的存在。始终认为自己像在半空中漂浮不定的少女也因为这份证明的存在,终于能感受到双脚确实地踏在地上了。



姐妹俩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手上的温度却并未消减。


“等、等等!不要走,我...”符华扣住了丹朱的手,心中涌出一股无力感。


“难得赤鸢也有小孩子的一面呢。”丹朱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和姐姐一直都会陪在赤鸢的身边,像阳光或是清风一样。谁叫赤鸢是总是爱一个人闷着伤心的傻小孩呢。”
“现在的名字,是叫符华吗。很好听的名字,很适合你。”沧玄从背后轻轻推了符华一把。
“去吧,去见你的现在的朋友们吧。”沧玄的声音伴着姐妹俩的笑魇在夏夕的斜阳中飘散,丹朱的天真无邪,玄仓的宁静深邃。



少女的背后,代表着丹朱,沧玄和赤鸢力量的圣痕符号闪着熠熠红光。



“区区A级女武神,接下我的一击居然还能存活。”符华转过身,紫发的少女笑的嚣张,“真是顽强的虫子啊。”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第二律者西琳。”记忆渐渐回到脑中,天命向第二律者发起了挑战,休伯利安号和圣芙蕾雅的女武神们奉命援助。不料于天命主力纠缠的第二律者只是西琳的虚影,而真正的西琳在隐蔽处向休伯利安的主动力室发出了强力的一击,察觉到这一点的符华甚至来不及召出影骑士装甲,直接用肉身接下了攻击,再醒来时就已经处于这个空间里了。


“我的名字是符华,A级女武神符华。”符华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肯定与决心。
“哼,反正你很快就会被我杀死,纠结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西琳说着,崩坏能在她的掌心聚集,暗紫色的能量咆哮着直指符华!“你朋友救下的这条命,我就收下了!”



紫发的律者惊异地睁圆了眼。

奔向少女的高凝集崩坏能被少女身前旋转的烈焰悉数弹开,当烟雾渐渐散开,出现在火焰中的少女一袭红袍,染了水红的白发在空中飞扬。

“救了我的不止是我过去的朋友,还有我现在珍惜的人。流逝的时间会带走我身边的人所有人,但是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并没有消失!这一切,都是真实地存在过的,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禇红色的眼眸渐渐睁开,衣袍猎猎作响。瞬间,千万片红羽如箭般割裂了空气,射向第二律者,“所以,绝不允许你破坏这个世界!”

律者的身体被穿透,脸上的诧异转瞬即逝,她的嘴角扬起近乎疯狂的笑意,“你在这里击败的不过是我的半身罢了,回到现实以后,我一定会让人类加倍偿还!”

“那么我和我的朋友会再次击败你,一定。”

紫色的身影渐渐消散,封闭的空间中终于射入一丝亮光。少女安静地合上双眼,任光芒降临在她的眼睑和浅笑上。



“芽衣!布洛尼亚!班长醒了!”符华慢慢睁开眼,看到眼前白发少女放大的脸后又不动声色的闭上了眼。“欸?班长又昏过去了...”

“笨蛋琪亚娜,只是你的脸太让人厌烦了而已。”

“本、本小姐才不是笨蛋呢!”两人又像往常一样扭打起来,符华悄悄睁开眼,对上芽衣无奈又宠溺的眼神,“不过,符华同学没事真是太好了。”

“是啊是啊,班长昏过去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呀!”琪亚娜松开了抓着布洛尼亚脸的手。

“直接接下那种攻击,班长是笨蛋吗。”面瘫少女一如既往地看不出情绪,语气中的焦急却暴露了她的关心。

符华苦笑着面对朋友的善意的挖苦,试着撑起身体,伸出被子的手同时被三只手托住,握紧。
“欢迎回来。”
符华贪恋地在温暖的掌心上多蹭了一下,默默地将这份踏实与真实记在心上,“嗯,我回来了。”


左手忽然触到了什么东西,符华张开手,一片红羽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印证了梦中的一切,也提醒了她现在还不是享受温存的时刻。

“对了,第二律者现在在哪儿?”
“西琳的位置暴露后学园长和姬子少校立刻带领女武神部队与她作战,到现在已经胶着了六个小时了。”芽衣说着,脸上露出淡淡的担忧。
符华毫不犹豫地翻身下床,动作利索地换下病号服,按下前往甲板的上升电梯,“我去帮她们,你们在后方安全的地方待命...”
“不行!”琪亚娜立刻顽强地跟上,“我也要和班长一起去!呆在后面闷死啦!”
“单细胞生物就不用去凑热闹了,会拖我们后腿的。”重装小兔及时的抵住将要关闭的电梯门,布洛尼亚和芽衣趁机也挤进了电梯。


符华无奈的叹了口气,“总之你们都要小心,从震动幅度来看,甲板上被吸引过来的崩坏兽越来越多了。”


“了解!交给本小姐吧!”


“是!”


“布洛尼亚,收到。”




黑色的航空面罩展开,遮住了少女嘴角的一丝浅笑。


第四代女武神弑神装甲,影骑士月轮,限制解除——








-------------------------------------------------------------------------------------


想写忘记了过去的少女找回记忆,确信了自己的存在并且更加踏实的感受现在的故事。


写的时候因为没有逐火之蛾时期的情报,是把丹朱姐妹的时期当做起源来写的。看了昨晚漫画的更新以后感觉已经有点落后于时代了_(:зゝ∠)_


文笔没有,对看到这里的你表示感谢。

评论

热度(5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南寒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