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花凛】The Ring in the food

希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玩小天使们的,只是想到求婚就突然想到这个脑动而已,还有对于文中的各个细节请不要太认真,认真就输了我很认真的声明。


  还 @哄達那 桑的点文随便积阴德欸嘿。


  
  





  星空凛现在很紧张的在捏饭团。
  
  讲精确些,星空凛现在很紧张的在把昨天刚买的戒指捏进饭团中,一旁还有小鸟的帮忙。由于有个爱吃饭团的女朋友,凛对这道菜并不陌生,但这毕竟是一生一次的求婚,凛可不想搞砸任何事,所以才请了全团女子力最高的前辈前来助阵。
  
  凛傻笑着捏着饭团,他彷彿已经看见青梅竹马惊喜的笑容,那多愁善感的紫色双瞳肯定会在瞬间盈满泪水,在他哽咽着说好时,凛要抱住他,一滴一滴的吻去他颊上的泪珠,在他耳边倾诉自己很认真上网查的必胜台词,必要时,自己也有准备英文跟俄语两种版本,感恩另一位金发前辈的帮忙。
  
  他从没想过被拒绝的可能性,一直在一起的缘故使两人早就心意相通,凛根本就无法想像失去花阳的人生,同样也无法想像没有了自己花阳还能去哪跟谁在一起。
  
  肉麻点说,他们就是被创造来陪伴彼此一生的,凛一直如此坚信着。
  
  「凛酱,小鸟觉得戒指不要包的太下面比较好喔,最好是在三角型的顶端那里,这样花阳酱肯定会马上发现的!」
  
  「凛知道了喵!谢谢小鸟酱!」
  
  凛连忙遵从小鸟的建议,事实上把戒指包在食物中送出去的主意也不是凛自己想出来的而是真姬在被凛磨的不耐烦时随口提出的,可能真姬自己也没想到凛会真的那么认真看待并打算赴诸行动。
  
  如果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那么凛觉得自己一辈子大概从没聪明过,也且还是心甘情愿。
  
  把做好的饭团放进便当盒中,凛有些紧张的朝小鸟笑笑。
  
  「小鸟酱………」 「凛酱一定会成功的!小鸟会一直会为你加油的!」
  
  也对,整个计划根本就没有失败的因素在阿。
  
  于是凛放心地拎起便当盒,往花阳家漫步走去,早在两天前他就已经向花阳打过招呼说今天中午会到他那边吃饭。想着恋人的微笑,凛不禁加快了脚步,本来想拿来练习必胜台词的时间全给自己浪费来妄想了,等他发现这件事时人已经到了花阳家门前,凛站在门外,犹豫着敲门的时机。
  
  凛深呼了一口气,正要推开门时门却哗的的一声从里面被拉开,门后是灿烂且令人安心的笑容。
  
  「凛酱!我就感觉你来了。」
  
  「真不愧是花阳亲喵~凛最喜欢花阳亲了!」
  
  凛随手把便当盒放在鞋柜上,扑进花阳怀中,真姬常不屑的鄙夷两人交往多年却还能如此肉麻的行为,毫不在意反而还觉得有点好笑的凛知道真姬不过是在羨慕自己而已,毕竟他和妮可从来没有能坦率说出自己心情的能力也没有能在众人面前表达亲暱的脸皮,更没有这种能感应对方出现在自家门前的默契。
  
  可是凛不知道他所引以为傲的默契的真相其实只是因为花阳今天一直频繁确认门上的猫眼的结果,至于花阳为何如此行为的原因,就可以归类于星空小姐自豪的默契之上了。
  
  没错小泉小姐也在昨天买了戒指,并且花了一个上午做幸运饼干,把戒指塞进其中一份之中,至于理当是重点的午餐,花阳也只是草草的准备了食材而已,他打算等凛接受了他的求婚之后再精心制作,况且搞不好他们会为了庆祝而出门吃饭,而花阳从来就不喜欢浪费食物。
  
  于是花阳紧张的朝凛笑笑,带着他到沙发上坐好,转入厨房端出早已准备好以饭前点心为借口的那盘命运饼干,想着对方娇羞慌乱的样子,花阳的双颊也染上幸福的绯红,他拍拍脸,想要冷静下来却成了很奇怪,似笑非笑的表情。
  
  花阳也不觉得自己会被拒绝,只是天生容易多想的个性使他不得不为所有细节感到紧张。
  
  花阳知道自己一向胆小,但在μˊs的那一年改变了他许多,他已学会如何向前迈步,不再是只会畏畏缩缩躲在青梅竹马身后的胆小女孩。
  
  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他呼出一口气,端着饼干向外走去。
  
  「凛酱,我还没开始煮,不如在吃中餐前先……」 「太好了喵!凛今天也有做饭团,不如我们先来吃饭团垫垫胃喵!」 「诶?!」
  
  此时花阳才注意到凛手上一直抓着的便当盒,他有些慌了,事情开始往他没有预料到的方向走,他勉强镇定下心神,再度开口。
  
  「凛酱,饼干刚做好是最好吃的时候,我们还是先吃饼干吧。」
  
  「不要喵,花阳亲不是喜欢吃饭团吗?我们先吃饭团好不好喵!」
  
  「凛酱……」花阳有些为难,然而她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然我吃凛酱你做的饭团,凛酱你吃我做的饼干好不好?」
  
  「就这么办喵!」
  
  凛立刻开心地跳起来,打开便当盒小心的捧了一个还有馀温的饭团到花阳手上,花阳也把一个有记号的饼干放到凛手中。
  
  当然两人都没有马上咬下手中的食物,用眼角馀光死死的盯着对方,最后还是由花阳先打破僵局。
  
  「凛酱?怎么不吃呢?」
  
  「我、我会吃啦,花阳亲你也快吃喵!」
  
  要是平时的花阳肯定早就发现了凛许多不对劲的地方,比如像是心血来潮的饭团或是过快的语速,当然凛也早该觉得奇怪花阳为何执着让自己先吃饼干而拒绝最爱的饭团以及尚未准备的午餐,可惜两人现在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努力保持平常心的同时自然分不了心力去质问对方的异常。
  
  『阿~恩……嗯嗯?!』
  
  花阳为了让对方安心而用力咬下一大口饭团,凛也在同时把整块饼干扔进嘴中,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反应的同时却忘了好好咀嚼……


  「凛、凛酱!我我我好像不小心吞进了甚么硬硬的东西!」 「凛也是喵!咦………诶诶诶?!」



  
  
  「请进。」


  「西木野医生,刚刚有两位送来急诊的病人想要见您,他们说他们认识您并想请您帮忙处理他们的情况。」


  真姬接过护士送来的诊断书,却没有立即翻开,仍然专注在眼前的文件上。


  「怎么了吗?」


  「他们……他们好像不小心把要送给对方的戒指吞下去了………」


  「这样啊。」在看清楚病人的姓名后,真姬露出一种我超帅的表情冷静的把诊断书还给护士,「我不认识他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是,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真姬在护士走后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突然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像是突然想起了甚么似的拨通了小个子前辈的电话。


  「妮可酱,我话说在前头,我绝不接受任何夹带在食物中的求婚戒指。」


  「哈啊?」


  「就这样,再见。」
















小天使们 @哄達那 桑我对不起妳们😂😂😂

评论

热度(32)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希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