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杏沙耶]夏夜

Alow:



- 私設如山
- 叛逆後時間線
- 根據シャフト原画的20歲設定


-


又是一個濕熱的夏夜。

屋外正下著傾盆大雨,夾帶著雨水的晚風呼嘯地吹打著緊閉的窗。

剛沖完澡的杏子拿起被沙耶加疊放在塑膠籃裡的乾淨衣物,依序在身上套好後,便離開浴室朝著廚房角落的冰箱直直走去。

整個人都夾在冰箱門縫中的杏子盯了裡頭好一會兒,發現沒什麼好能塞牙縫的東西,索性拿出一瓶剩不到一半的咖啡牛奶,便踩著慵懶的步伐悠悠地走回客廳。

一襲焰髮被她用毛巾隨性地盤起,看上去就像是快要融化墜地的冰淇淋聖代。被遺落的幾許髮絲還滴著斗大的水珠,在她才剛穿上不久的背心上留下了一灘顯眼的水痕。

「妳這樣會感冒啦,快去吹頭髮。」

本來坐在沙發上折著衣服的沙耶加,一抬眼便看見對自己濕漉漉的頭髮毫不在意,邊喝著咖啡牛奶邊一把在她身旁坐下的杏子,就忍不住開口叨念。

「反正放著它自己也會乾嘛。」
「不行——!妳看妳的背心這不都濕掉了嘛!」
「那,沙耶加幫我吹乾吧。」

杏子說完就直接往沙耶加的懷裡躺去。頭上的毛巾隨之鬆開,失去了束縛,一頭惹眼的紅髮帶著一股洗髮精的化學香氣,就這麼散落在沙耶加的膝上。

……這個厚臉皮的傢伙。

面對杏子張揚得過份的撒嬌,加上臉上那一副特別明快又顯得百般無賴的笑容,沙耶加也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

明明以前剛開始交往的時候都還不肯這樣撒嬌的啊……哪像現在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知道了啦。妳先坐好,我去拿吹風機。」

不過對於只要杏子一撒嬌就拿她沒輒的自己,沙耶加也是很頭疼就是了。



沙耶加動作熟練地一手翻弄著杏子層次分明的髮絲,一手則拿著吹風機在還有些濕潤的髮間游移。

杏子的頭髮其實很美。

平常與魔獸作戰時飛揚的馬尾狂野跋扈,又顯得意氣風發,好比一炬熊熊熾焰。然而靜下來仔細端詳一番的話,這頭赤髮甚至可堪比作是藝術品。儘管她本人對此並沒有什麼自覺。每每看見杏子對待這頭秀髮的方式,沙耶加就不禁感嘆真是暴殄天物。

「話說回來,上次八千代不是提到了想要介紹給杏子模特的工作嗎?妳覺得怎麼樣?」
「那種聽起來很麻煩的工作才不適合我啦——再說我也已經有拉麵店那邊的差了,加上還有魔法少女的工作要顧。」

更何況,要是真去了的話,和沙耶加在一起的時間不就變得更少了嘛。

「……是沒錯啦,但就是感覺挺可惜的。」沙耶加微微噘起嘴,感到有些遺憾地喃喃道。

她按下吹風機的開關,拿起桌上的梳子開始梳理起杏子還熱烘烘的長髮。

杏子曲起雙膝乖順地坐在沙耶加的懷裡,邊打著哈欠邊享受著身後的人替自己梳髮的模樣就像一隻喜歡被主人順毛的大狗。

「沙耶加就那麼想要我去?」
「畢竟這種機會很難得嘛。更何況——」

沙耶加說著說著便順勢抱起了杏子,在她飄散著淡淡芬香的頸項蹭了蹭,惹得對方一陣輕癢。

「杏子たん那麼可愛,只要肯好好打扮的話,一定會大受歡迎的。」
「笨蛋。」不曉得是剛洗完澡的關係還是對方突然的誇讚感到難為情,杏子的臉頰微微泛著紅暈。
「而且比起我,明明是沙耶加更可愛吧。」
「——咦?」

兩人的立場瞬間就被逆轉。
等沙耶加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牢牢地禁錮在杏子的身下。
杏子的雙手撐在沙耶加的肩旁,隨著引力拉扯的髮絲傾落在她紅潤的鼻尖,彷如一個失重的親吻。

好香。

沙耶加抬起那雙染上一層迷濛色彩的眼,回望著杏子滿是柔情卻又彷彿要燃盡自己的靈魂般無比炙熱的視線,覺得自己似乎有些醉了。

結果是抗拒不住誘惑的沙耶加先吻上了杏子。

唇齒間都是咖啡牛奶的味道。

旋即,渴求著彼此的慾望之火被引燃,在交疊的唇瓣、纏綿的舌尖、相織的唾液間熱情地盛綻。

「不過我可不會讓沙耶加去當什麼模特。」

沙耶加的眼底泛起一抹了然的笑意。

「嗯,我知道。」


夏雨依舊未歇。

评论

热度(19)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Al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