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知樱/超短篇]-坠落世间的星-

沈时安:

退步预警!因为身体原因很久没有动笔了,文风和措辞都有很大的转变or退步。


-cp向 ——大道寺知世-木之本樱


-tag —— 反向暗恋/无结尾






-


那是一双极美的眸,宛如冥冥深夜中一颗坠落世间的星,以绚烂的姿态在浩瀚漫长的宇宙中落下刺眼的画痕。


那是一位极美的人,宛如春风吹散了柳絮、吹尽了繁花,以耀眼与温柔独存这浩荡世间。




木之本樱站在殿堂的入口,那透过顶部磨砂玻璃照射进来的阳光布满的大殿,胡桃色的长条木椅以殿堂中央的圆形台面为中心、有序地环形排列。殿堂的四壁是刺眼的白,石柱用典雅的暗金色点缀。周遭的墙壁上嵌有彩色琉璃,斑斓色彩在座椅与地面上起伏参差。


她一眼望去,在殿堂的另一侧,有着一座高约三米的雕塑。


木之本樱向前走了几步,她仔细地打量着,雕刻的是一位女子。女子闭着双眸,嘴唇微张,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她的长发向外卷起,搭在肩上。那一身贴身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木之本樱又走近了些,女子的裙子上被雕刻出细致的音符花纹,大小错落、交替雀跃。整个雕塑是透彻的银,一抹极浅的金映入眼帘——是女子耳边音符状的耳饰。


木之本樱惊叹连连,这或许是她至今见到的最为壮观宏伟的雕像——精致、美丽……而又栩栩如生。是的,雕像那微张的唇瓣,如同一名真正的女子正要歌唱。




“在夜空中闪烁的/遥远的金星/昨晚在梦中看见/小鸟般的颜色……”


在恍惚之中,甜美的歌声轻起,在殿堂之中回荡。那雕像下站着一名女子,她双手合十,吟唱着那民间常传的歌谣。


木之本樱见过她,却是在很久远的记忆中;她的名字刻在了木之本樱的心中,偶尔想起便会在唇齿之间反复呼唤、留恋一番,如同她本人一般极为韵味的名字——大道寺知世。


大道寺知世是个极美的人,她浓密秀丽的墨发散开,随意地垂下或是落在肩上;令女生都为之羡慕的皮肤与身材——此时她正身着一袭白裙,隐约勾勒出她的身体曲线,阳光使得裙摆上精细的暗纹显现出来。


她就是人间至宝,她便是纯净的最高代表。


大道寺知世有一双极美的眸,在木之本樱眼中,大道寺知世那令人羡慕的身份地位、让人为之癫狂的美貌与人格魅力都不及她的一双眸。那双眸似乎会吸人心神——那一眼之后,木之本樱再也没有忘记她的可能性。




像是世间唯一一颗坠落的星,令人心生光明、神往无比。


像是世间唯一一颗坠落的星,在撞击地面之前绽放最妍丽的绚烂。




“知世……”


她轻声念到,全然没有察觉周遭狂舞与剧增的粉尘,脚下的地面在震颤、殿堂的墙壁在崩裂,唯有那座雕像还屹立不倒。


 




>>END






的确是很短小的一篇文章,主要是用来复健找一找手感,题目也是乱取的。请期待下一次的正式篇。




以下纯属我个人的一些闲话(——)




在篇末有一些碎碎念,其实无关紧要,思索了很久觉得不能以这样的状态、毫无理由的消失成为失踪人口。或许知樱tag并不缺我这一位创作者,但是这的确是我倾入心血最多的一个tag。


我的状态十分差,前不久——大抵是两个月前,确诊为[双向情感障碍]((大家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这是抑郁症的一种,毕竟它从抑郁症中被单独划分出来也并不久)),虽然我十分清楚自己会患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诊断书来的如此的…清晰明了、无回旋之地、并且不是时候。


这将我引入了一个极其恐怖的低谷,我身边少有人相信我会患有这种病症,只有一两个好友。我的家人与我不停的争执或是歇斯底里的否定,我的老师露出了良木腐朽的惋惜与无奈,我的成绩与工作一落千丈,我的灵感被抑制,因为药物颤抖的双手无力握笔或是按下键盘。


同时因为我天生体质极差,大大小小的毛病一并被引出,多次在学校、家中、甚至是考场上昏迷。失去意识前那坠入黑暗的恐惧令我头皮发麻,呼吸困难造成的颤抖与声音沙哑成了切断与世界的联系前的最后信号。


我在质疑自己还有多久的生命可以使用,最终将会是大自然将我带离、或是最终我仍然奋不顾身的走上了追随死亡的道路,哪怕黑暗中再无光亮,我也会坚持创作。


我也曾经痛苦、尖叫并且无声地大喊,是否是我不够努力,我也并未想要成为多么优秀的人,可疾苦从来不放过我。并且痛苦一直都在,曾经、现在与未来,或许会持续很久一段时间。


但是我始终相信,从十岁那年开始喜爱的文字会一次又一次的将我带出黑暗。在没有人信守承诺的时代中,它们是我最忠诚的救赎者。


同时我也真诚的希望每一个小天使都能珍惜自己的身体,拥有拼搏资本的你们能够完成自己的梦想,让我带着羡慕的神情祝福向美好飞奔而去的你们。




可能是深夜心绪多,各位晚安。


若是有一天我能脱离苦海,希望满载荣光而归之时。

评论

热度(27)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沈时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