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果海】赌约

内田ルビ:

*不知道该怎么评定的文体
*考试的时候写的,也许会有不当之处








园田海未这辈子一共打了三个赌。
确切地说——是和穗乃果打过三个赌。
又或者是被她有意无意地遗忘掉了那么几个。




众所周知穗乃果的行动力是无可挑剔无可置疑的。
所以当穗乃果提出μ's的时候,海未有一大半是报以怀疑态度的。
“真的能行吗?穗乃果?”她问。
“万一成功了呢?”她也反问。
于是忘记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刚建立之初,她俩就开始打赌,但那个时候,两个都没想好赌约,只是单纯的解闷,又或者只是无意的玩笑话。
然而海未是一直记得的。她不确定穗乃果,但她,确确实实记下了。
似乎在那个赌局开始的时候,μ's就转动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和她相像的影子聚合在一起,就成为了光。




大会那天,穗乃果靠在她身上哭,是喜极而泣开心的哭。
海未突然想到那个赌局,老实说她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不过,愿赌服输。
“穗乃果,是我输了。”
“对,是小海,小海输了。”
穗乃果撑起身子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泪,但已经笑了。
“我要小海永远和我在一起。”




众所周知穗乃果的女子力也是相当的低。
从音乃木坂毕业的那个暑假,穗母就把自家女儿扔去园田道场和绚濑宅邸,和自己先生去旅游。然后穗乃果就在园田道场肆无忌惮地蹭吃蹭喝,某人虽气,却无可奈何。
“这么懒,是嫁不出去的噢。”
“嫁的出去!嫁的出去!”
穗乃果跳起来,“只要我勤快一点,就嫁……的出去啊。”
“倒不如先学会做饭再说。”
穗乃果脸一红,果子店的女儿不会做饭,说出去真不怕被笑坏。




那个暑假,整个园田道场的空气里都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
是甜味,是香味。仿佛时光都凝固在那之中。
穗乃果的厨艺突飞猛进,几乎到了和自己母亲不相上下的水平。
当看着自己面前一干二净的碗时,海未就知道,自己又输了。
“说吧,这次要什么?”
海未很坦然,穗乃果一笑,突然扑进她的怀里。
“还是……很喜欢小海亲手做的乌冬面。”




最后一次的时间她却有些记不太清。
什么时候呢?……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是在海未插花的时候她说的。
“要是我嫁人那天,婚礼上也有这么好看的花就好了。”
“当然会有啊,前提是你嫁的出去。”
她这么不紧不慢地回答,心脏却开始突突地狂跳。
“啊啊,又来了,我说过我一定嫁的出去的。”
是吗?要来赌吗?
海未本想回答,但她忽然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这场赌局,自己能拿什么给她呢?




她和自己赌了一场。
然后她输了,但她也赢了。
她是替穗乃果赢的。
婚礼上真的有交织的日式插花。
有八层的大蛋糕,有洒满樱花的红毯。
也有一席婚纱的她。
有一切她们曾经幻想过的。
除了园田海未她自己。




她和自己碰杯。
“敬我的幸福和她的幸福。”她喃喃。
桌上有她昨天带来的红豆包。
满溢的红豆馅味道依然没变。
她吃着吃着,突然开始掉下泪来。
因为她可能很久,很久都不会再吃红豆包。




那是血,是泪。
是她在那个岁月里赌出去的幸福。






但其实我们都知道的,那不该称之为幸福。
写作幸福,读作挚爱。






园田海未啊,和一辈子。
和穗乃果打了三个赌,结果全盘皆输。
也许更多的赌被她有意无意地遗忘掉了。
然而只有这三个,她一生都不会忘记了。






——因为那是爱。
也是无奈。






「终」

评论

热度(2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内田ル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