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April is the xxx month

游丝漾晴空:

#校园au
#内含少量罗曼×达芬奇  双贞德
请注意避雷!!!!


突如其来的尖锐耳鸣爆发时藤丸正在一边嚼炸鸡一边手写冗长的论文作业。参差不齐的锯齿边缘在藤丸脑袋里放射开来后她失手打翻了炸鸡盒子,沾满鲜红酱汁的酥脆金色鸡块一路翻滚到了藤丸的论文上,与白色稿纸与黑色墨水相映成趣。


藤丸缓过来劲后安慰自己没关系起码还没写完呢再誊写一遍就好了虽然ddl在明天但是应该还来得及绝对不会给莎士比亚那个死老头留下针对我的把柄。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生活仍然在藤丸崩溃的边缘不停试探。此时藤丸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贞德(alter)的短信,要藤丸帮她替一下便利店的打工,时间在17点到22点。然后藤丸手机屏幕右上角的数字时钟跳到了16点。


藤丸差点把手里的钢笔摔出去——但因为笔很贵而作罢。她叹了口气,想着自己也在书桌前坐了一天了,不如出去换口气。而且毕竟还有钱拿。至于论文——她冷笑一声,就直接把沾了炸鸡酱的那份交上去吧,随便结个尾。


四月真是最残忍的季节。


半个小时后装订好论文的藤丸走出宿舍楼才发现外面竟有一丝春寒,但她自恃年轻体壮并没有再回宿舍拿外套,直接穿着一件短袖奔向便利店。


16点40时尚有喘息余力的藤丸飞快地换上了工作服,站在收银台前挂上了营业微笑。然后她的余光瞥到了与自己姐姐一起路过便利店门口的alter。突击女仍是一脸嫌弃到要命的颜艺,脸颊上却挂着明显的红晕。姐姐的贞德的笑容堪比三月底盛开的绚烂樱花。


花Q alter。这什么情况?四月是恋爱的季节吗?藤丸的营业微笑受到了波动,在心里对自己的现充室友进行日常辱骂。


这时校医院的院长刚好从货架后探出头来,然后抱着一堆甜食步履蹒跚地走向收银台。


“诶?立香君,今天是你值班吗?”


“我是来替alter的班的。话说我们是有购物篮的啊罗曼医生,就在店门口哦。”


温和的男人不好意思地笑着挠了挠毛茸茸的脑袋,“我知道的,但是在意识到‘啊那里有购物篮’之前,身体就已经自作主张地奔向货架了。”


“医生还真是喜欢甜食啊。”藤丸也跟着笑了起来,带着暖意。


藤丸一边结账一边和医生闲聊,从魔法☆梅莉的最新博客到校园偶像伊丽莎白的噩梦演唱会,医生干脆把装满了甜食的袋子放在脚边,双眼中燃烧着热情的光芒,拿出手机向藤丸显示他的壁纸。


然后医生终于注意到了屏幕右上角的时间。


“啊,已经快17点半了吗?!抱歉立香君,我要先走了!!!否则被莱昂纳多逮到又会被羞辱的!!!!”
藤丸慢悠悠地朝罗曼夺门而出的背影挥手道别,没有告诉他达芬奇店长十八点才来上班的事实。


于是现在店面里只剩了藤丸一人,她开始站着发呆,不一会儿思维就从“炸鸡真好吃”跳到了那阵该死的耳鸣。像是阶梯坍塌的感觉。她想。藤丸眼前突然出现了不得了的画面,像是3D电影屏幕一般浮现在她面前。广袤的宇宙,坍塌的阶梯,玉座之上的十枚戒指,以及向自己拼命伸出手的——


该死,明明同样的情况已经没完没了地重复多次了,但为什么始终看不清——


即使拼上性命也要拉住自己的那个人的脸?


“……辈,前辈?”


玛修的手在自己面前吸引着视线。


“哇啊啊啊!!!”藤丸被突然出现的后辈吓到弹跳飞起,向后趔趄了几步,脑袋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壁上,痛得她双手捂住后脑勺缓慢地蹲了下去。


“前辈——!”


身手矫捷的后辈直接翻过收银台,跪下抱住还在竭力回想自己姓甚名谁一加一等于几的藤丸。


突如其来的暖香与柔软的青春美少女的肉体太过美好以至于藤丸瞬间放弃了思考。


“前辈,没事吧?还认得我是谁吗?”后辈焦急的神情将赞美宇宙的藤丸拉回了现实,她回扣住玛修的腰,将脸直接埋入少女的颈窝,满足地回答:“是小茄子哦!”


“太好了……”玛修放心地露出笑容,毕竟刚才头部与墙壁撞击的巨响实在有些吓人。她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藤丸的脑袋,轻声说道:“痛痛飞走~”


“喂喂?立香和玛修在吗?”


店长的声音突然响起。


“虽然很抱歉打扰二位,但是立香再不干活的话客人们也要飞走了哦?”


听到这句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后藤丸和玛修很自觉地站起并与对方拉开一小段距离。


“抱歉……达芬奇亲。我会努力工作的所以请不要扣我工资!!!”


还有你不是18点才来上班的吗!!!


“天才的我预知到立香会偷懒,所以就及时来督促你啦。”


藤丸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好吧是要跟供货商结账啦所以才来的早一些。”


无视了天才的注释说明,藤丸着手为玛修结账。明太子饭团、芝士吐司、巧克力牛奶、酸奶。怎么玛修买的是两人份的食物,我记得她饭量不算大啊。


“谢谢前辈。这些是前辈的份。”玛修把饭团和巧克力牛奶留在了收银台上,冲着藤丸露出了比樱花更加绮丽的笑容。


“你还没有跟玛修告白吗?”


藤丸被饭团噎到脸红,立刻喝了一大口牛奶。


“……你说呢。”她眼神空洞地盯着天才店长。


下班后的藤丸正坐在店里享用着由可爱后辈提供的晚餐,然后天才店长的语言飞刀就戳中了她的额头。


“这届学生不行啊。”


“那你和罗曼医生呢。”


“……。”


沉默过后,天才叹了口气,说:“或许我们都应该坦诚些。”


“呵,天才。”


“天才也是人类哦?倒是你,立香。明明和玛修只差一个口头契约了,还是只要你说出来就一定能当场生效的那种。”


“不……”藤丸痛苦地摇了摇头。“在成为既定事实之前,一切都是薛定谔的猫,我认为。而且……怎么说好呢……”她闭上眼睛,画面愈发清晰,声嘶力竭、拼尽全力要拉住坠落的自己的少女是——


达芬奇狠狠地揉乱了藤丸的头发,然后揪着藤丸的耳朵冲她大喊:“白——痴——”


“闭嘴啦你这混蛋天才!”


“噗嗤。”


白痴和混蛋天才一起冲着声源所在地看过去,玛修手臂上搭着一件外套,站在便利店门口。


“玛玛玛玛玛修你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藤丸再次被突然出现的后辈吓到语无伦次,手里的饭团也啪叽一下掉在桌子上。


“诶?那个……达芬奇亲冲着前辈叫白痴那里。”


藤丸长舒了一口气。


“呦玛修,是来买夜宵?还是——”达芬奇再次带着调笑的笑容望向藤丸,“来接某个可能会被冻到感冒的藤丸君?”


喂不要那样叫我啦!


一向脸皮薄容易害羞的玛修这次也不负达芬奇望地红了脸。


“下午时看前辈穿的很单薄,就担心前辈会不会着凉……”玛修用衣服遮住脸庞,只露出了湿润又晶莹的双眼。


“太感谢了!我永远喜欢可爱的小茄子!”


被可靠的后辈提供了外套并一路护送到宿舍楼下的藤丸感激涕零,紧紧地抱住玛修以示感谢。


“前辈倒是要记得带外套才是。”


“好的好的,我会记住的。”


拥抱过后,玛修向藤丸告别后便转身回宿舍。


可恶。害藤丸弄脏了她的论文的尖锐耳鸣再次袭来。是了,无际的空间,崩坏的阶梯,向自己伸出手的——


“玛修。”


藤丸低哑的嗓音发出了两个再熟悉不过的音节。


然后周围的一切都放慢了速度,夜风阻滞,星光涣散,后辈突然转身,小跑过来再次抱住了藤丸,重心不稳的藤丸将自己当作肉垫护住玛修摔在了地上。


“前辈。”


“是。”


“抱歉突然抱过来……但是前辈刚刚叫我名字时,眼前像出现了幻觉一样……”


“诶?我也是哦?”


“我看到前辈在火灾的废墟中拉住了我的手。”


“我看到玛修在崩塌的阶梯上拉住了我的手。”


“……还有,前辈,其实我刚才在便利店时撒了谎。”


“诶?!”


“从一开始达芬奇亲问前辈,那个,有没有向我告白时,我就在那里了。”


藤丸挣扎着用双手捂住已经羞红的脸。


“其实,我对前辈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是定值。从见到前辈第一眼时。”


藤丸想起她们的初见是在新生晚会上,玛修坐在她旁边,而自己左右开弓拿着两个甜筒在啃,糊了一脸奶油。


“所以,请问藤丸立香愿意和玛修·基列莱特交往吗?”


后辈的眼睛灵动像鹿,坚定如盾。


四月是最美好的季节!


轻轻触碰玛修双唇的藤丸如是想。

评论

热度(33)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游丝漾晴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