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与妳的Servant在段考前的读书【百合/all咕哒子】

黎洺:

 与妳的Servant在段考前的读书【百合/all咕哒子】


  ※妳=咕哒子,大约是受段考所苦的高一生


  ※部分CP向,现代Au设定,全女性从者  


  ※时间线平行互不影响,可能ooc 


  ※根本没在念书的。


  ※本次出场:莫德雷德/黑&蓝傻/妇长x2/附录一篇 




  


【妳x莫德雷德(邻居)】




  「莫德雷德。」


  「嗯?」


  「我非得上来不可吗?」妳看着底下的人们越变越小,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妳的视线中。天空离妳越来越近,似乎伸手就能捞一口天云下来尝尝。


  妳并没有告诉她,这是妳第一次坐云霄飞车,毕竟妳不是喜好追求刺激的人。光一个儿童乐园的海盗船就足够妳叫的喉咙都哑了一半,甚至差点连心脏都给吐出来。




  「不用怕,不管什麽时候我都会保护妳的!」 


  妳身旁的莫德雷德笑得开朗,若非情势危急否则妳真想好好欣赏那灿烂如阳的笑容。她握了握妳紧抓着保险杆的手,似乎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样子。




  「……如果妳不是在云霄飞车上面讲这种话就太好了。」


  「咦?那个故事不是发生在云霄飞车最高点吗?」


  在10层楼高的轨道顶端,妳一瞬间终于明白对方想做什麽事情了。可惜为时已晚。




  「莫德雷德那是摩天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故事发生在几天前的下午。妳大概是读书读到寂寞成病了,才去问莫德雷德要不要一块去图书馆。


  「哈啊?段考?那是什麽?很重要吗?」莫德雷德吃着手上的巧克力冰淇淋,有些不解地摆了摆手。


  「我说妳平常在学校根本没在上课对吧!」妳盯着她硬塞进妳手裡的双球香草冰淇淋,忽然觉得有些忿忿不平。


  为什麽都是高中生她就是能过的那麽快活!




  「能毕业就好了,话说回来。」


  「什麽?」


  「跟我去游乐园吧!礼拜天。」她从口袋裡掏出两张游乐园的门票,对妳 露齿一笑。


  然后妳就在这儿了。


  有时妳真恨自己为什麽总是没办法狠心。 




  「哎超好玩的啦!立香,我们再上去……立香?妳还好吗?」莫德雷德兴奋地在原地跳了几下,一回头发现妳艰难的踏着楼梯,急忙跑到妳身边扶着妳下楼。


  「……不好,完全不好。」妳似乎能感受到胃酸在胃裡翻搅,果然这种越级打怪的事情还是不适合妳。她扶着妳到一旁的长椅坐下,顺手扭开了宝特瓶的盖子给妳。


  妳毫不客气地灌了两大口水,看着远方的夕阳已经渐渐落下地平线,这大 概是妳整个求学生涯第一次觉得段考也不过如此。


  果然笨蛋也是会传染的。妳心想。




  「妳可以再去玩一次呀。」注意到莫德雷德仍死盯着云霄飞车不放,清了清有些疼痛的喉咙,妳再次出声。


  「不要。」


  「我在这等……啊?不要?为什麽?」


  「不是跟妳一起玩就不有趣了!」




  「哈啊?」


  「别误会哦!我只是……只是不想跟陌生人坐而已!」她一把抢走妳手上的水瓶就往嘴裡灌了几口。大概是想掩饰尴尬,她连回头瞧妳一眼都没有。


  而妳终于是忍不住的笑了几声,直到她的侧脸也染上红晕。




  「接下来要玩什麽呢?莫德雷德。」


  「嗯……就去那裡吧!」她有些害臊的对妳伸出左手。


  「哪裡?」


  「妳刚刚不是说了的吗?摩天轮!


  「诶?我有说吗?」妳看着她纤细的手臂,又指了指自己,脑海一片空白。




  「事到如今装傻也没用了!我们走!」大概是等得不耐烦了,她抓着妳的手腕使劲的把妳从椅子拉起来。


  「哎、等等!等等啊!」


  「不快点去要排很久的!」


  至于摩天轮上发生了什麽,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妳x黑&蓝傻(同窗)】


  ※双胞胎设定,蓝傻→姊姊,黑傻→妹妹。


  ※一样都用蓝、黑傻代称,有点像是很亲暱的小名那样?


  


  「那个,阿尔托莉亚?」


  你望着面前的理化讲义,犹疑了好一阵子才终于开口呼唤对方的名字。


  但话一出口,妳立刻就感到后悔万分。




  「嗯?立──」少女眨了眨暗金色的眸子,简短的应了声。


  「怎麽了?不会写吗?」蓝眸的少女对妳勾起微笑,伸手就要移走妳面前的讲义。


  妳试着对黑傻露出了有些歉意的笑容,却只得到对方的一声冷哼。




  「你这傢伙插什麽嘴?她分明就在叫我。」眼见铅笔就要碰上纸面,黑傻一把便抢走簿子,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知道是谁当初跟立香闹脾气,摀着耳朵说什麽这不是妳的名──。」


 


  「闭嘴!吵死了你这傢伙,想打架吗?」黑傻用力地拍了下桌子,差点连桌上的可乐一起翻掉了。


  「随时奉陪。」


  就算是严重感冒的鼻塞大概也闻的到此刻空气中的火药味,妳想。




  「呃,那个……。」望着眼前一触即发的战线,作为引爆点的妳还是决定要说些什麽降降温。


  「做什麽呢?」两人同时扭过头来看着妳,方才眼神裡的锐气在短短一眨眼的时间内立刻柔和了下来,彷彿刚刚的争斗都不存在。


  你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那篇童话裡太阳与风的斗争品。


  而最值得庆幸的是,她们并不是也不会比赛如何脱妳的衣服。




  「不、不如我们先来想晚餐吃什麽吧?好吗?」


  「当然是汉堡!薯条!炸鸡!」黑傻坐回椅子上,扭开了可乐瓶便往嘴裡灌了好几口。


  「别老吃些垃圾食物,难怪妳脑裡什麽都没装。」蓝傻把簿子抽回面前,用铅笔写下几行算式后便推回妳的桌前。




  「怎麽样,看得懂吗?」她冲着妳就是一笑,似乎完全把另一侧的人当成空气。


  「啊,谢──。」妳迅速的瞥了几眼,少女娟秀的字体在妳龙飞凤舞般的笔记旁显得整洁。


  「妳胡说些什麽?这不就装了她吗!」妳甚至没来的及抬头看清楚她的表情,来自少女的告白就撞进妳的耳裡。


  这就是传说中的土味情话吗?




  「……呃,妳在跟我表白吗?」妳用手比了比自己,甚是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阿尔托莉亚潘德拉贡我恨妳一辈子啊啊啊啊!」然后你一如既往的看着她的脸颊渐渐红了起来,直至那股害臊也烧进那暗金色的眸子裡。


  就像是争吵输了一般的小孩子,她一边喊着一边从房间跑了出去,猝不及防的。




  「别看我,我可没逼她说,喝水吗?」蓝傻将装满水的马克杯推到妳的面前,似乎一点都没有身为事因的罪恶感。


  「……她没事吧?」


  「怎麽可能有事,等她去速食店吃个十份全餐加大以后就会回来了。」




  「是很有她的风格。」妳端起马克杯喝了几口。


  「那我们两个人要吃什麽呢?立香?」


  妳一直觉得少女的蓝眸似海,澄澈且温柔。


  但那是妳第一次觉得那片汪洋同时也深不可测。






【妳x南丁格尔(医护室阿姨?姊姊?)】 




  「护士长我又来吹冷气啦!」妳抱着几本英文讲义,连跑带跳的冲进了医护室,一打开拉门,迎面而来的便是妳期盼已久的冷气。


  「哦?妳又编了什麽理由翘体育课?」坐在办公桌前的女子抬起头来瞧了妳一眼,对妳这种任性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到讶异。




 「我跟老师说我得了病。」把讲义扔在柜子上,妳一个飞扑躺上专属的病床,顺手把毯子拉起来包在身上,活像日本料理店卖的寿司捲。


 「病?妳连流感跟肠病毒都用过了,还有什麽病能用?」 南丁格尔一手撑着头,打趣地看着在床上翻滚不停的妳。 




 「我说……我得了相思病,非见妳不可。」妳从床上坐起,笑的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等着见到大人们慌乱的表情。


 「是哦?」她认可般的点了点头,然后坐着电脑椅滑到妳面前。




 「那我只好治疗妳了,立香同学。」妳眨了眨眼,忽然无法理解面前的情况。绝对不是妳设想的情况啊?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得到对方慌乱的表情吗?


  南丁格尔越来越靠近妳,近到妳几乎都能从那双赭红的眼眸裡看见自己的模样。妳终于是抵不住内心的羞赧,逃避般的闭起了眼睛。


  但是过了很久,妳并没有得到心中设想的触碰。 




  「妳的头上有灰尘。」妳一睁开眼,发现他嘴角噙着抹得意的笑容,带着手套的左手捏着一根灰白色的灰尘。 


  「呃、咦?妳、我……妳捉弄我对不对!南丁格尔!」妳生气地指着她,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喊了出来。但她只是把灰尘扔进垃圾桶,然后掩着嘴笑了两声,一点也不把妳的抗议当回事。




  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妳想妳大概会用上一整天的时间回味这抹笑容。




  「瞧瞧妳,脸都红了,不说我还以为是发烧呢?」她揉了揉妳的头顶,似乎是想安抚妳的无理取闹,嘴角仍然带着几分嘲讽的笑意。


  「讨厌!我讨厌妳!」妳都快分不清楚自己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而脸红了,只觉得脸颊陌生的滚烫。




  「跟妳开个小玩笑而已嘛,想不想吃蛋糕?」


  「草莓的吗?」妳知道自己不应该那麽轻易的就被甜食收买,但还是不由得眼睛为之一亮。


  「草莓的。」她从一旁的冰箱裡面拿出了一块蛋糕,奶油上放了两颗草莓,蛋糕之中还夹了一层布丁跟果酱。妳一想到那酸甜顺滑的口感,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来,张嘴。」南丁格尔拿了汤匙挖了一口送到妳眼前,妳紧盯着那块蛋糕,甚至无视于她眼裡一闪而过的狡黠。就在妳即将要吃到那块蛋糕时,忽然的又从眼前离去。


  「背完单字才可以吃哦?要好好学习英文才行呢!」她抽起柜子上的讲义对妳晃了晃,然后将蛋糕一口塞进自己嘴裡。


  「我的蛋糕……。」妳第一次觉得翘课来医护室是妳这辈子最不理智的行为,没有之一。




  「来,第一个单字,孤儿院的英文是?」


  「Orphanage……吧?」


  「嗯,很好。下一个是……。」  


  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南丁格尔,妳同样感激她赞赏的眼神,但妳最引颈期盼的还是甜点。


草莓蛋糕。




  「好,恭喜妳通过考验了。」南丁格尔合起讲义,放在一旁。


  「太棒啦!我的蛋糕!」


  「这次不会骗妳了,来。」她切了一小块蛋糕送到妳嘴前。




  「护士姊姊我又捡到一隻猫……。」忽然铁门就被拉开,那赤眸裡似水的暖意在一瞬间冻结了起来。妳眨了眨眼,也没敢去接那块蛋糕。三个人都愣在一块,直到门口抱着幼猫的孩子深吸了一大口气。


  


  「护士姊姊在喂橘色头髮的姊姊吃唔──。」




  「嘘,童谣乖,别大声嚷嚷,现在上课呢。」


  见着南丁格尔迅速的放下手中的蛋糕,把那名绑着双马尾的孩子从门口一路拖回床边,还不忘摀住她的嘴巴以免她又继续说了什麽不该说的。


  「妳们在玩什麽游戏吗?」那被称为童谣的孩子和自己一同坐在床缘,水汪汪的粉色眼睛看着妳,使得妳很快的就放弃了说谎的念头。




  「呃,游戏吗?这麽说好像也没错啦……。」妳摸了摸下巴,对南丁格尔投出了求救的眼神。


  「我也可以玩吗?护士姊姊?」


  「可以,当然可以。」南丁格尔依旧笑的温婉,妳却觉得她的嘴角又更僵硬了几分。


  妳看着那块蛋糕全都给了童谣当封口费,而妳一口都没吃到。




  「……。」  


  「没办法了。」


  「什麽没办法?」


  「只能给妳正统医疗了。」


  「……医什麽?」  


  「妳的相思病呀?不是还没好吗?」


  


  最后妳还是得到了。


  一个带着草莓般甜味的吻。






  文末:


  大家久好久不见!


  我真心觉得这个系列标题应该改成:从者x校园x傻白甜恋爱系列(?)


  这次R姊来不及出场ww,下次会见到她的。




    南丁格尔我打了两篇,但是一篇太差了所以就乾脆弃掉,放超连结在这想看的可以去看↓。



   下期(如果还有):r姊/艾蕾/伊斯塔


  有什麽不错的角色欢迎推荐给我哇!


                                   黎洺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