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之溯行者·晓美焰

【狼草】何为喜欢

森暮泽川:

#白狼x萤草
#全是瞎几把写的
#经不起考究


01.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白狼大人呀。”
在晴明大人的庭院里,萤草正小心翼翼地落座,同时却又这样无所顾忌地吐露着心声。
“哈哈!你喜欢有什么用,”源博雅面色微红,浑身酒气,却仍是抱着酒壶不撒手,“可惜白狼心心念念要追随与我……”
萤草委委屈屈地看着他,神乐见状立即心软了,提醒道:“别说这种话啦,萤草妹妹会很难过的。”
八百比丘尼正好端着各类糕点过来分给众式神们,闻言打趣道:“看他这架势,说能和酒吞童子拼酒量也不为过了。”
晴明离这边稍微有些远,他被式神们簇拥着,看上去很受欢迎,不过他听到了动静,也来安慰萤草:“白狼的确很优秀,所以要把这份喜欢转化为前进的动力啊。”
晴明大人一直都好温柔呢,萤草心想。这轻缓柔软的低语渐渐融进微凉夜风里,只一瞬就把萤草略微躁动的心安抚好了。
“好啦,小丫头,”雪女走过来,轻轻揉了揉萤草的脑袋,“和我们一起做游戏吧。”
萤草抬头望去,是微微带着笑意的姑获鸟,还有跟随着她的小朋友们:山兔、跳妹、童女、小松丸、二口女……
雪女和姑获鸟一直是寮里深受爱戴的前辈,她们不辞劳苦,带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式神,威望颇高。今晚的茶话会,就是她们一手组织起来的,热热闹闹,其乐融融。
——然而白狼由于在外修行,遗憾未能前来。
萤草收起心底那份失落,牵着雪女的手,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全程都配合得很棒。
小白暗自为萤草的懂事点赞,它偷尝了口樱花酒,醉眼朦胧中仍在思索:
萤草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呢?
   
02.
   
不知为何,就在这个晚上,萤草突然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所居住的村庄经常遭受来自附近的一座深山老林中邪灵恶鬼的侵袭。它们大多战斗力强悍,对于一般人来说,还不足以能够站出来击退它们。
小萤草虽然非常害怕,但她始终不忘自己曾立下的、要保护好家园的誓言。于是她就孑然一身,趁阿妈休息时偷溜出去了。
事实证明,当时的小萤草还处在“能力配不上野心”的阶段。那些穷凶极恶的妖怪,她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可是她毫发无损。
因为白狼几乎就像是从天而降的英雄一样,把她整个儿都完整得保护好了。
虽然白狼也不过尚为年轻,但她很早就习武了,更何况那时身边还有闻讯赶来的源博雅一众,所以解决这些妖怪并不在话下。
白狼并未多做停留,很快便继续修行。可她拉紧弓箭的神勇模样却深深地印在小萤草的心上。
小萤草并没有关于“喜欢”的概念,她只知道,她很想跟着她一起修行,可以有一天真正站在她身前,为她而战。
这是萤草和白狼的初遇,也是一段坚定而又温暖的情愫在生根发芽。
   
03.
   
“……所以,我离开家乡,一路漂泊,为了历练自己,也为了寻找白狼大人。”萤草坐在自己的蒲公英上,左右摇晃。这蒲公英看上去没什么份量,只能在地表面上漂浮,实际上它厉害得很——这就是萤草征战四方的武器。
“你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呀。”妖刀姬笑道,忍不住戳了戳蒲公英。
那晚的茶话会,以及那个模糊又清晰的梦境,好像一下子就让这个小姑娘成长了起来。
萤草始终牢记晴明大人的提议,努力提升自己,为了能够独当一面。
她不甘于自己只是一个救死扶伤的身份,她认为这远远不够。
毕竟,她想要的可是,能与她并肩啊。
姑获鸟反复向萤草确认是否真的要这么严苛得对待自己,萤草从未退缩过。
一路满载风雨,萤草在大家眼里已然足够强大,能打能抗会治疗。
但萤草也依旧是那个说话都轻声细语,生怕带来麻烦的小丫头。
“你对白狼,到底是哪种喜欢呢?”即便妖刀姬心里有个答案,但还是问了出来。
“是想保护她的喜欢,也是……想独占的喜欢。”
一如既往的坚定着。
   
04.
   
在庭院作告别的时候,萤草看上去像是有些抱歉,却又发自内心的快乐。
“啊,很抱歉,不能陪大家走下去啦。因为白狼大人同意……带着我一起修行了!”萤草挥了挥手中的蒲公英,“那么,再见啦……”
萤草是真的很开心,她甚至觉得这蒲公英都是刚从蜜罐里打捞上来似的。
妖刀姬极为热心,带着她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和正在修行的白狼大人相见。
白狼听妖刀姬诉说了萤草的历程,很是震惊。
她从没想过会有为了她能做到这种地步的。
看着萤草因兴奋而涨红的脸,她心底竟是不可思议的柔软。
“你可以和我一起修行,”白狼道,“我也会……照顾好你的。”
“我也想保护你,为什么会不喜欢。”

评论

热度(1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森暮泽川 转载了此文字